爪机书屋>言情小说>前妻要改嫁>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55章 大厦将倾

作者:林希 所属:言情小说 书名:前妻要改嫁 直达底部↓
(←快捷键) < <上一章< a>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夏一冉有些不可置信的抬头,他到底是什么人,在英国农场举办宴会,还在她的酒里面下了药,自己回国之后,他就跟着出现在崇川,而他说的话,听起来好像对她了如指掌一样。

她甚至怀疑这个男人就是跟踪自己来的。

"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但是我对你非常有兴趣,这才是最重要的。"男人大手一揽,如同一个登徒子一样,一把揽住夏一盘的腰,强迫夏一冉的身体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身上。

夏一冉慌忙挣扎起来,"你放开我!""

"嘿嘿,我听您的!"琅姆的双手立马举到头顶,挑了挑眉毛,示意自己再不会轻举妄动。

夏一冉抬腿就走,不过走了一步又立在原地。"我不管你是什么目的陷害我,我总会查清的。请你自重。""

夏一冉匆匆离开,身后却传来男人的声音。

"噢,对了,美丽的小姐,我叫朗姆!我会让您记住这个名字一辈子的。""

琅姆靠在身后的墙壁上,兴致勃勃的看着夏一冉急匆匆离开的背影。不着急,以后能够见面的机会还多了去了,他希望这个女人不要辜负他的期望。

夏一冉急匆匆的回到自己公司的时候,刚刚围堵在门口讨薪闹事的工人们已经被疏散了,负责保洁的阿姨们正在清理着混乱之后狼藉的地面。

夏一冉低头要往帝景集团的大楼里面进的时候,保安的手再一次横陈在她的面前。她有些疑惑的抬头,难道他还想要再拦自己一次是怎样?

对上夏一冉疑惑的视线,身材魁梧的汉子瞬间尴尬的红了脸,赶紧伸手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我不是要拦着您,而是想要跟您说一声谢谢,然后…然后还想要为我之前的行为道歉。""

"你不需要和我道歉也不需要感谢我,叫你们进去是我分内的事情,不让我进去是你分内的事情。"在这个保安管惯性的说出来自己狗眼不识泰山之前,夏一冉赶紧开口打断他说的话。

"你就这样就很好了,你尽职尽责,就是对公司的负责。"夏一冉说完,直接低头走进去。她想要知道,帝景现在到底是怎么样的状况,只有了解了帝景的现状,她才能够顺利接手帝景。

和贺槿尧交接公司忙碌到了很晚,直到整个公司全部都下班了,夏一冉还在办公室和贺槿尧分析着帝景的现状和解决办法,帝景现在就是一个不断向外漏水的玻璃瓶子,没有新的水源注入,而里面的水越流越少,很快就要到了干枯的地步。

"申请破产吧。"夏一冉和贺槿尧研究到了半夜,发现现在的帝景已经无力回天,就算是能够得到融资,但公司的企业形象也已经受到了影响,在唐皓南的罪名洗脱之前,帝景旗下的产品,都会库存堆积,一样还是继续亏损。再加上丽奥失踪,案件更是没有丝毫的进展,所以帝景现在根本就不能拖下去了。

"帝景毕竟是唐皓南辛辛苦苦打造出来的商业王国,那么多的大风大浪都挺过来了,就算现在我们觉得帝景最好的处理办法是破产,也还是要先问问唐皓南的意思,所以今天就到这里吧,你回去也和皓南商量商量,看看他是什么意思,再考虑要不要将帝景申请破产。""

申请破产这几个字,被贺槿尧咬的尤其的重,像是他们这样的生意人,要凑够怎么样的天时地利人和,要辛苦奋战多少个日夜才能够打下一个企业。一片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就像了一个自己孩子。

要让自己那么久的心血都付水东流,贺槿尧真心为唐皓南感到可惜。

"嗯,这件事情我会好好和皓南哥沟通一下的,这段时间,真是辛苦你了,你回去休息吧。"帝景的人都已经差不多下班了,除了一直住在这里的保洁大妈,还有打更的大爷,值夜的保安,其他都已经走光了。

夏一冉只要一想到贺槿尧这段时间为了唐皓南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就更不好意思再将他留下来和自己一起处理帝景留下这一堆烂摊子。

"你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吗?不如我们一起走吧,我送你去医院,你今天晚上可以和唐皓南待在一起。"贺槿尧当然不可能将夏一冉独自留在这里。

"好,那就一起走吧。"帝景的这个烂摊子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够处理的完的,想想贺槿尧已经将孩子送给了唐皓南,现在两个孩子都在唐皓南那里,原本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而被弄的焦头烂额的心情,瞬间因为孩子和唐皓南而变得明亮起来。

"嗯,那就走吧,这个给你穿上,你要是冻坏了,我可没办法跟唐皓南交代。"将自己的外套套在夏一冉的身上,害怕夏一冉尴尬,贺槿尧这样对着夏一冉解释道。

说实在的,唐皓南和夏一冉这一路吵吵闹闹走过来,最开始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和别扭,后来就是经历了真正的麻烦,他还是比较看好这两个人的,这两个人在一起确实不容易。他希望这一次他们能够顺利的化险为夷,好好的在一起。

不过作为一个内敛的男人,他向来不爱多说,就算心里这样想,也只是默默的祝福,而不会说出来。

两个人从大楼走下来的时候,走廊的灯已经熄灭了,站在公司的大厅就能够看外面星罗棋布的天空。原本还在不断打哈欠的保安,在看到夏一冉和贺槿尧走出来的时候,连忙激灵的打了个寒战,清醒的站直了自己的身体。

夏一冉看到这一幕已经漠然了,公司就快要解散了,她也不想要为难任何人。之前做了破产的决定的时候,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然而当走出公司,看到公司此时仅剩的几个人的那一刻,夏一冉忽然就想到了公司那么多的团队,那么多人,都要因为帝景的破产而四下流离的重新找工作,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团队,就要解散了,想到这里,夏一冉的心情也跟着更加的沉重。

这还不是她自己一手创建起来的公司,要是皓南哥知道这个决定还不知道会怎么想。

"夏一冉。"因为心情不好而一直低头向前走的夏一冉听到身后有一个清脆的女声在叫她。回头,正看到一个妆容精致的女人靠到身后的墙壁上,吸着手中细长的香烟。

缓缓的从口中吐出来一个烟圈,女人的目光显得有些空洞,但是嘴角还是带着和善的笑容。

"我刚刚听说你回国就跑过来了,不知道我这样有没有打扰到你,我可以和你谈谈吗?""

夏一冉站定在原地,冷静地看着眼前的女人。

"你先走吧,我一会自己去医院就可以了,放心。"回头对着贺槿尧笑了笑,贺槿尧拧了拧眉头。"那你自己小心一点。""

贺槿尧走了之后,夏一冉站在原地迟迟没动,罗琦掐灭手中的香烟向着夏一冉走过来,厚厚的粉底,遮住了她已经日渐沧桑的皮肤,浓重的妆容,让她看起来还比较年轻。

"我在这里等了你很久,没想到你工作到了这么晚才出来。"和夏一冉第一次见到罗琦时一样,她看起来十分温柔,只是眼中还是少了几分锋芒毕露的自信,多了几分岁月洗涤的沧桑。夏一冉自然知道她是为什么而沧桑,相对于了解她的沧桑,其实夏一冉更想要知道的是苏小果过的怎么样,对于她的行为,夏一冉感到深深的不齿。

但是想到之前在海岛上罗琦还算是帮助自己逃脱一劫,夏一冉也觉得自己对人家的态度不应该太冷淡。

"怎么不进到公司里面去找我?""

"你们公司的保全实在是太尽职尽责,我觉得你们的前台就快要下岗了。"罗琦半开玩笑地的说道,夏一冉不着痕迹的笑了笑,岂止是前台要下岗了。整个公司都要跟着下岗了。

"我们去那边的咖啡厅坐下说吧,我真的站了很久了。"罗琦伸手一指对面的咖啡厅,夏一点头同意,两个人一起走进去。

"说吧,你这次找我因为什么事。"夏一冉刚刚坐下,就直接开门见山的问眼前的罗琦。

"我还能有什么事情,我来找你连我自己都觉得可耻,可是到了我这个年纪,爱一个人还不争取的话,就晚了。"一个人的年龄越大,拿得起的东西也就越少,但是同样的,她拿起来的东西,也就更加的难以放下。

"你那不是争取,而是算计。"想到苏小果经历的这一切,夏一冉有些气愤地说道。

罗琦不说话,只是轻轻的扯起了鲜红的嘴唇。有些深邃的目光一直压抑的看向窗外。

然后深吸一口气,好像做了多大的心里斗争一样,她转过头,认真的看着夏一冉。

"我可以让帝景起死回生,只要…""

"对不起,我帮不了你。"还没有听罗琦接下来的话,夏一冉直接开口打断了她,她不会拿自己姐妹的幸福做赌注。百镀一下"前妻要改嫁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