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前妻要改嫁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037章 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作者:林希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前妻要改嫁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夏一冉石化了,愣在原地,他居然说不离婚。

     她难以置信!

     想追问他,确定一下,可是唐皓南已经进屋了。

     她在院子里冷静了很久,才确定,唐皓南真的说,不离婚。

     回到屋里时,主卧的灯已经暗了,她没去找他,回了自己房间。

     第二天早上,唐皓南送给她一套衣服,拉着她出门,居然带她去了郊区的一家他朋友开的马场。

     这是她第一次骑马,身上穿着一套酒红色的骑马装,英姿飒爽,头上戴着黑色头盔,看起来很有英伦范。

     唐皓南穿着一身黑色的骑马装,原本就英俊的他,看起来更加英气逼人,贵气十足。

     犹如贵族王子。

     她刚上了马,唐皓南居然也上来了,从她背后,牵着缰绳。

     背紧贴着他的胸膛,身子被他圈在怀里,刚刚还有些紧张的她,此刻不怕坠下去了。

     骏马在草原上疾驰,夏一冉觉得紧张又刺激,尤其在飞跃障碍的时候,她激动地尖叫,双手紧紧抓着他的手臂,很依赖他的样子。

     唐皓南也很开心,将他的骑马术发挥得淋漓尽致!

     “啊……不要!”前方就是一条河,夏一冉感觉唐皓南要冲过去,吓得尖叫,唐皓南不理她,大喝一声,扬起马鞭,夏一冉吓得转过腰,双手紧抱着他的腰,脸埋在他怀里。

     骏马飞得很高,她感觉自己的心脏都飞起来了,吓得连连尖叫,像坐过山车似的。

     被她紧抱着,唐皓南更加得意,自信地牵着缰绳,红色的骏马平稳地落在了草地上。

     跑了很远,才缓缓停下,而夏一冉仍然抱着他。

     她全身僵硬,吓傻了似的。

     “行了!已经停下了!”他沉声说,看着怀里的小女人,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她吓得跟惊弓之鸟似的。

     “不要!你又骗我!”夏一冉埋首在他怀里,抗议道,他刚刚吓唬她好几次,在遇到障碍的时候,他说绕着走,结果,马飞起来了,刚刚又是一条很宽的河。

     “这笨蛋!你不下去,我下去了啊!”他沉声说,将她推开,夏一冉从他怀里退出,这才发现,马真停下了。

     可她为什么有种马还在奔跑的感觉,感觉还在颠簸。

     唐皓南下了马,留她一个人坐在马背上,她双手扶着马鞍。

     “我,我也要下去!”她想下去,马却在动,自己不敢下去,看着他。

     “你下来干嘛?学会了吗?自己试着骑一会!”唐皓南仰着头看着坐在马背上的夏一冉,扬声说道。

     她的脸蛋红扑扑的,比起昨天和前天病怏怏的样子,现在有活力多了,刚刚被吓得像个小孩。

     “我,我不要!我不会的!”他连忙说,唐皓南却靠近了马屁股。

     “谁天生会骑?去吧!”唐皓南说完,趁夏一冉不注意,猛地拍了下马屁股,红色的骏马叫了一声,在夏一冉的尖叫声中,跑了!

     “不要!”

     她双手紧抓着缰绳,身子不稳地在马背上摇摇晃晃,唐皓南在喊什么,她都没听到,慌地感觉自己随时要摔下去。

     唐皓南右手塞进嘴里,吹了很响亮的哨声,骏马听话地掉头,朝着他这边驶来。

     马背上的夏一冉还在尖叫,嗓子都快喊哑了,感觉摇摇欲坠,随时都会从马背上摔下,“救……救命!”

     双手松开了缰绳,她没了重心和稳定,身子摇晃着,唐皓南看到这一幕,大惊!

     “把绳子拉住!”他吼,意识到不对,朝这边跑来!

     “扶着马鞍!”这个笨蛋!

     夏一冉太紧张,哪里听得进他说得,身子从马背上摔下,吓得闭着眼。

     唐皓南冲了过去,在她落地之前,将她拉住,自己重心因为她而不稳,身子倒在了草地上,而她也摔进了他的胸膛里!

     没有预料中的疼痛感,夏一冉紧闭着双眼,心脏还在剧烈跳动。

     唐皓南撑起身,坐在草地上,她被他圈在怀里,她的脸色有点发白,“夏一冉!你摔哪了?!”以为她摔着了,他大吼。

     夏一冉缓缓张开眼,喘着粗气,看着他的脸,气愤地爬起,“你,你,你是故意的吧?!故意想让我摔死的是不是?!”她吼,眼泪落下,全身在颤抖。

     刚刚那一幕,于她而言,不亚于硫酸事件。

     她向来胆小。

     “你要是想让我死直说啊,何必用这一招!”他刚刚很坏地拍了马屁股,马飞奔出去了,不是想摔死她是什么?!

     “想摔死我,给童依梦报仇吗?!”她又吼,就要爬起。

     唐皓南的脸色早已黑得吓人。

     “你tm在胡说什么?!”被她这么冤枉,他心里十分不舒服,爆吼,还爆粗口!

     夏一冉猛地站起,身子摇摇晃晃,双腿发虚发软,站不稳似的,还有一种在马背上颠簸的感觉。

     “你就是不相信我!就是想害死我!我究竟欠你什么,你要这么对我?!早知道,我就不该替你挡硫酸!”她也吼,吼完就走,唐皓南坐在原地。

     她帮他挡了硫酸?

     看着她踉跄的身影,唐皓南怔忪,心在绞,他蓦地爬起,朝着她追去。

     “你站住!”捉住她的手腕,将她拉住,沉声喝。

     夏一冉转过身,奋力甩他的手臂。

     “为什么帮我挡硫酸?!为什么?!”

     蓝天白云下,翠绿的草地上,一身帅气骑马装的男人,大声地吼着问。

     满心悲伤的女人看着眼前英气逼人的男人,眼泪汩汩涌出,“我真是眼瞎了才会喜欢你!”她吼,“你对我那么坏,我干嘛犯贱地保护你?!”

     她悲哀地吼,扬手就要打自己的脸,被唐皓南阻止住。

     她喜欢他!

     唐皓南的心在澎湃,下一秒,他将她扯进了怀里!

     夏一冉被他切切实实地抱在了怀里!

     “你放开我!”她倔强地吼,身体被唐皓南紧紧地抱着,他不松手。

     “你想摔死我……”

     “我没想!”她的话被他吼了回去,“我是让你自己试着骑,没要害你!笨蛋!”

     刚刚见她摔下来,他也吓得魂飞魄散!

     她居然还以为他要把她害死!

     夏一冉不吱声了,一动不动,心还在狂跳,唐皓南抱着她,一手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安抚她,虽然他心里也很气。

     过了好一会儿,两人都冷静下来了,夏一冉才意识到,她刚刚说漏嘴了。

     从他怀里退出就要走,唐皓南拉着她,在草地上坐下。

     夏一冉低着头,缩头乌龟似地不说话。

     “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

     “夏一冉!回答我!”

     她抬起头,看着他,目光哀戚,“你问这问题有什么意义?”他在乎吗?还是会觉得,她喜欢她最好的朋友的男朋友,很贱?

     唐皓南哑口。

     “我是喜欢你,那是以前,现在已经不喜欢了!”

     “不喜欢你还救我?!”她违心的话,被他堵了回去,唐皓南将她拉进怀里,将她的头盔摘下,抛远,捧着她的脸,看着她。

     两人的视线相对,彼此的眸子里都蕴藏着情意。

     他看着她的红唇,气息变得粗重,忍不住想吻。

     “不要再犯错了,你不喜欢我的,别来招惹我……你爱的是梦梦……不要做出让你觉得后悔的事……”这才是她心里最大的痛,他爱的是童依梦,不爱她。

     唐皓南仍死死地盯着她的唇,心脏无法抑制地在震颤,“梦梦她,她醒不过来了!”他低吼。

     她怔然,不明白他的意思。

     他想放弃童依梦,跟她在一起吗?

     可能吗?

     她不敢问,永远都没想过这样!

     他的唇,缓缓地凑近她的,夏一冉自然地闭上眼,彼此的唇,缓缓贴上……

     触电般,她僵硬地一动不敢动,他轻柔地吻着她,什么也没想,她也是怯怯地回吻他。

     绵长的吻,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彼此松开后,她什么也没问,他也什么都没说,两人骑着马,回到马厩。

     晚餐在一家很浪漫很地道的法式餐厅,吃得是中规中矩的法式大餐。

     她虽然是法语专业出身,却还没吃过一次像样的正规的法式大餐。

     浪漫的小提琴乐队在演奏,一道道精致的餐点由资深法国大厨亲自奉上。

     喝着珍贵的红酒,烛光里,夏一冉痴迷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看着对面的唐皓南,一颗心,悸动着。

     没有说任何破坏这浪漫氛围的话,沉醉在浪漫的氛围里,假装他们是一对夫妻,一对情人,正在进行浪漫的烛光晚餐。

     让夏一冉诧异的是,唐皓南居然会用法文和法国厨师对话。

     那他那晚为什么问她,法语的“生日快乐”?

     还有,他是什么时候学会法语的?

     用过晚餐,回去了四合院,她什么也没说,就去自己的卧室,匆匆洗完澡,躺下。

     黑暗里,多了一道身影,身体被人压住,她心惊。

     “是我……”唐皓南粗喘道,灼热的身子覆盖在她的身上,他好像没穿衣服。

     “你,你怎么来了……”她颤声地问。

     “我想要你……现在!”他粗喘地说,薄唇在她的唇边吐气,夏一冉浑身燥热,心在颤。

     许是被他身上散发的男性荷尔蒙味道迷惑了,许是被今天这浪漫的一天蛊惑了,她闭着眼,“……好。”缓缓地吐出这个字,答应了他的求欢。百镀一下“前妻要改嫁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