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言情小说>前妻要改嫁>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097章 原来有那么多的误会

作者:林希 所属:言情小说 书名:前妻要改嫁 直达底部↓
(←快捷键) < <上一章< a>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童依梦不知道刚刚从窗口走过的人是谁,她刚说的那么大声,有没有被外面的人听到。一直都在伪装,生怕被唐家任何人发现自己的真面目。

身影不见了,电话里,顾秀云还在说个不停。

"梦梦,千真万确,夏一冉的孩子确实没流掉,是她故意弄了障眼法!"顾秀云斩钉截铁道。

童依梦终于回了神,喘着粗气,拍着心口,"那怎么办?!如果让唐皓南知道,那个孩子还在,我,我就完了!他早就爱上夏一冉了,我怎么办?!""

后脑勺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童依梦捂着手机,低声道。

真的很怕在唐皓南面前露陷,很怕他和夏一冉重新在一起,所以,夏一冉的孩子,必须,死!

"夏一冉现在在哪?你们找了两个月都还没消息吗?!怎么做事的?!"童依梦恢复了冷静,语气变得刻薄了很多,像是使唤佣人似的,对顾秀云说道。

顾秀云也感觉到童依梦的性情是真变了,不像以前,还听话的。

现在,都是他们听她的。

"梦梦,你别着急,你也知道陆遇寒的厉害。他藏个人,我们这找起来,实在没法找啊。"顾秀云连忙安抚她,陆遇寒确实厉害,把夏一冉弄得像石沉大海了,一点消息都没有。

他们也一直跟踪着她唯一的好朋友苏小果,但也一直没任何消息。

世界之大,藏个人,太容易。

"不行!就算你们上天入地,也要把她找出来!我不要看到夏一冉把孩子生下来!"童依梦咬牙切齿地说,心里愤恨不已,那个孩子,居然没有流掉,是她那天的力气不够大吗?!

她说完这句,立刻就挂了电话。

她开了台灯,悄悄地下了床,寂静的万籁俱寂的深夜,童依梦像幽魂一样,穿梭在别墅三楼的过道里。

"唔……"在拐角处,她突然被人从身后捂住了嘴,单薄的身体被拉到了拐角处,是男人的味道,童依梦没有太害怕。于她而言,只要没被陆婉秋的人发现就好。

男人的手一把抚摸上她的胸部,狠狠地抓取了一下,这个感觉,让童依梦感觉很熟悉,身子颤了下。

男性大手尝试着离开她的嘴边,童依梦没有叫,男人的手才完全离开。

"你……""

"别说话,小东西,是我……"男人邪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童依梦的身子颤了颤,心跳加速。

唐皓昇……

他怎么回来了……

自打醒来后,还没见过他,听说两个月前被唐皓南派去南非负责宝石供货了。

男人的手在她右边的胸上放肆地搓揉,童依梦双腿发软,一股燥热窜起,身体有了羞耻的反应。

"刚刚……也是你吗?"童依梦喘着粗气,男人在她耳边吐气,她全身颤抖,嘴里不自觉地发出低低的吟哦声。

"是我……小东西,你私底下还是那么坏呢……也不知道我哥怎么就没发现的……"唐皓昇在她耳边笑着说,挪动步子,将她往房间里拽。

"你小点声,别让人发现!"童依梦低声地说,紧咬着牙,没一会儿,已经被唐皓昇拉回了自己房间,男人将她推倒在床上,开始上下其手……

一番云雨之后,童依梦差点体力不支地晕厥过去,软软地靠在唐皓昇怀里,"你真的,不会出卖我?""

童依梦头上的假发都掉了,一头短发,失去了美感,唐皓昇没看她,抽着烟,"当然,唐皓南根本就不是唐家的子孙,哼,只有我,才是唐家的人!这些年,我受他们的气还不够多?""

童依梦之前就从顾秀云那知道了这件事,现在听唐皓昇这么说,也就安心了。

"以后,你要帮我……"童依梦撒娇地说道,手在男人的胸口轻轻地滑动,抚摸。

……

许城接到一个陌生来电,竟然是夏一冉打来的,她已经离开两个多月了。

"老板去京城出差了!""

听着许城的话,夏一冉踏实了点,她联系许城,担心被唐皓南知道,现在,他不在公司,也就不怕了。

其实,他知道又怎样,不可能会来找她的。

"许城,是这样的,之前我把我母亲留下的老宅卖给了姜予恒,这老宅是唐皓南之前帮我买下的,现在,我想把这笔钱还给他。之前因为各种原因,一直耽误了。"夏一冉在电话里冷静地说,之前那段时间因为各种事情,把这件事差点忘了,现在,那笔钱还在她卡里,她想还给唐皓南,试着给他银行卡转过账,一直转不进去。

只好联系许城了。

"卖给姜予恒的?难道不是你送给他的?"许城反问,语气里透着嘲讽,这一次,唐皓南可是被她害苦了。

"唐皓南花钱帮我买下的房子,我怎么可能送别人?许城,要不你把你的账号给我,我转给你,你帮我转给他。我不想跟他再有一丁点瓜葛!"夏一冉沉声说,有点气恼。

"可是唐总一直认为是你和姜予恒一直在暗中勾结,欺骗了他,联合了柯奕臣!夏总,你现在要还这笔钱,究竟算怎么回事?!"身为唐皓南的助理,公事上已经够他忙活了,还要帮他们忙活私事,许城也很头疼。

而许城的话,教夏一冉愣住了。

他的意思是,唐皓南以为她和柯奕臣、姜予恒勾结?

转而苦笑,"原来他是这么以为我的……一直觉得我欺骗了他,所以,一直在陪我演戏么?"她喃喃地说,心里又酸又苦。

"没有!唐总在美国的时候,才知道你和姜予恒是兄妹,才认为你和柯奕臣在勾结,之前是怀疑过,但是,他曾经多次警告我,不要怀疑你!"许城一股脑地说出这些。

也许,他们两人之间真的存在什么误会吧?

夏一冉这下有点恍然大悟。

知道唐皓南为什么从美国回来跟之前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了……

眼泪刷地流了出来。

"我没有和姜予恒勾结,我爸离开后,我才知道姜予恒是我同母异父的哥哥,老宅是卖给他的,我想把钱还给他的。我没有和柯奕臣勾结,离婚后,被柯奕臣带走了,他逼我签了股权转让书……许城,说到底,在他心里,我就是那么地不堪,不是吗?""

"一有矛盾,总怀疑我……"夏一冉喃喃地说,喉咙闷堵着。

许城也愣了,夏一冉说的这些,不像是假的。

"可是你为什么残忍地把你们的孩子打掉了?!你知道老板有多在乎这个孩子吗?!我也不愿相信你会那么狠心,直到我看到了医院的病历记录!"许城激动地说道,对她斥责。

医院的病历记录上,难道不应该是自然流产吗?

"许城……我根本……"夏一冉差点说出真相,看到陆遇寒过来了,连忙打住,她差点就把这个秘密告诉别人了,不管怎样,还是不要告诉许城的好。

"许城,有些话,我还是亲自对他说吧。"夏一冉说完,立即挂了电话,将手机卡取出,丢掉了。

她把这些事告诉陆遇寒了,陆遇寒也没想到医院里的病历居然被人做了手脚,可想而知,一定是顾秀云干的。

"后悔跟他离婚了吧?"陆遇寒倒了杯水给她,轻声问。

夏一冉摇头,淡淡地微笑,"也没有吧,只是觉得中间夹着那么多的误会,很惆怅。就好像一团棉花塞在了心口,很难受,很想把它捅了!"她笑着说,双手紧握着水杯,温暖冰凉的手。

"说到底是他不够相信我,而且本来就要离婚的,就是便宜了那些坏人了……""

夏一冉轻声说,想着唐皓南当着媒体说的那些话,究竟是气话,还是真心话呢?

蓦然回首,她发现,原来自己也是不够信任他,究竟是不够爱,还是,爱得太没信心了?

一直像如履薄冰,现在已经离了,也没必要再纠结了,至于这个孩子……

总觉得有点遗憾,毕竟,他是孩子的爸爸,有权利知道它的存在……

陆遇寒没劝她什么,让她自己做决定,他只负责保护她的安全。

……

寒冷的冬夜,她蜷缩在被窝里,手里握着手机,反反复复,按着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

始终没有勇气按下拨号键。

狠狠地下了个决心,终于按下,而后,屏息等待。

"喂,唐总正在洗澡……"陌生的女声,像一盆冰水,泼醒了她,刺骨的寒冷凉彻身心!

"喂?""

夏一冉心死地挂了电话,嘴角上扬,嘲笑自己的天真。

居然还想澄清一些误会,不想他被童依梦他们欺骗……~

却不知道,人家现在正在逍遥快活呢。

心,狠狠地绞了下,她蜷缩着身子,抱紧了怀里的热水袋。

"谁让你进来的?!滚!"唐皓南从浴室出来,看到一个陌生女人,动作粗鲁地扯着女人的头发,将她丢出了门外。

一定又是贺槿尧!

他们知道他离婚了,缺女人,所以,才弄来这些欢场女人过来!

他在床边坐下,拿过手机,看到一个已接的,陌生来电,心,扯了下。

立即就回了过去,电话通了,但是还没被接听,一声一声地响着,那声音让他的心,莫名地悸动……百镀一下"前妻要改嫁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