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言情小说>前妻要改嫁>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04章 完美无瑕的雪背

作者:林希 所属:言情小说 书名:前妻要改嫁 直达底部↓
(←快捷键) < <上一章< a>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这些年,他一直在想,夏一冉肯定很恨她,肯定会回来报复自己。可他怎么也没想到,她会改嫁,会为别的男人穿上婚纱……

看着地上散落的婚纱照,他仍然不愿相信,她真改嫁了,真跟别的男人生了个女儿。

他不相信!

死也不信!

她恨他,肯定很恨,但不会嫁给别人!

她那么爱他,怎么可能嫁给别的男人?!

照片上的男人,温文儒雅,面带微笑,照片上,穿着旗袍款式婚纱的女人,笑容温婉,她侧着头,靠在男人身侧,看起来是很温馨、平常的夫妻。

唐皓南捡起照片,握紧在掌心,心脏仍在绞痛!

他出了办公室,此刻,他迫切想见到她,问个清楚!

夏一冉回到酒店,命保镖看在房间门口,不让任何人进入,包括服务员。

她知道,唐皓南肯定很快就会知道她的各种信息,也肯定会找来!

回崇川之前,她就做足了心理准备,面对这里的一切,面对这的所有人!

只不过,她觉得,最没必要见到的人就是,唐皓南。

他也没必要再装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那样,反而会恶心到她。

果不其然,没一会儿,外面就有了动静,她没出去,在书房里,专心忙着公事,还开了一个视讯会议。

助理andy打来电话,报告别墅的事儿,保全系统和佣人全都准备好了,她和妮妮可以随时住进去。

"ok,我们明天就搬过去,妮妮刚刚睡着了,今晚不方便。"夏一冉披着一头波浪卷发,站在窗口,沉声道。

"还有,明天晚上的慈善晚宴,您务必准时参加。"andy提醒。

"我记得,你明晚做我的男伴,要时刻陪在我身边,不要让唐皓南骚扰到我。"夏一冉平静地叮嘱,这是她回崇川,第一次要在公共场合出现,难免会和唐皓南碰面。

"唐皓南?您的前夫?"andy轻声问。

"是!我不怎么想看到这个人!"夏一冉并不避讳谈起这个人,越是避讳,越是在乎的表现,她不在乎,也无所谓提起不提起他。

"只要你不想见到他,我不会允许他接触到你,请放心吧!"andy沉声说,他是个很有手腕的人,夏一冉相信他。

"谢了,辛苦了!"她客气地说完,结束了通话。

唐皓南一直被保镖拦在套房外,他没走,靠着墙壁站在消防栓边,嘴里叼着烟,一直吞云吐雾。

她居然对他避而不见!

两名保镖面无表情,就算他现在将他们撂倒,他也进不去房间。

这家五星级酒店保全系统非常好,除非有房卡。

他只想跟她面对面,问清楚,许城调查的那些信息,究竟是不是真的!

他要她亲口承认,虽然她当年当着他的面,隐瞒了孩子的事情……

夏一冉泡在温热的水流里,周身冰冷,即使泡再久,这温水都温暖不到她心里去。

老毛病了,治不好。

……

唐皓南在半夜才离开,保镖告诉她的,她踏实地睡下了。

而那栋公寓里,唐皓南独自一个人,蜷缩在大床上,没有安眠药,他根本睡不着。

今夜,又不想吃安眠药。

满脑子都是她跟那个小女孩在商场里的画面,总觉得,那是他们的孩子,又觉得这是奢望,车祸呢,难道真的有奇迹发生?

可资料上说,那个小女孩才三岁多……

他们的孩子如果没死,今年应该是五岁多……

只能祈祷,资料是被夏一冉动了手脚,那孩子其实有五岁多。

闭上眼,小女孩冲他微笑的画面,酸了他的心,一股热流,涌上心间。

转瞬,他苦笑。

特别希望这个女孩就是那个孩子,但是,又不希望要因为这个孩子,让他们重新在一起……

他最在乎的是,夏一冉的心……

……

一年一度的慈善晚宴在五星酒店举行,长长的红地毯上,一对对男女携伴而入,闪光灯频频闪烁,当夏一冉挽着男人的手臂,出现在晚宴现场时,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她穿着一袭深蓝色晚礼服,肩上披着外套,一头性感的波浪卷发只用发带松松地束在脑后,随意而简单,性感中,不失女人的柔美与婉约。

有人认出了她,却不认识她身侧的男人,有记者要采访她,被保镖拦住,她大方地面对镜头,一脸优雅笑容。

同时,也显得颇为神秘。

夏一冉,已经六年没出现在公众视线里了。

曾经,她是唐氏集团不受宠的总裁夫人。

曾经,她是所有崇川人都认识的傀儡妻。

现在,她是什么身份?为何如此风光?

会场里,觥筹交错,衣香鬓影,她已经多年没参加过这样的晚宴了,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也已经记不得以前参加晚宴,是怎样的心情了。

andy一直和她形影不离。

他中文名叫方墨言,新加坡华裔,夏一冉的助理。

"夏总,有个人,一直在打量着你。"方墨言手里端着香槟杯,低下头,在她耳边轻声道。

"唐皓南?""

"不是。""

方墨言的话音才落下,夏一冉激动地转身,果然,人头攒动里,那么一个身材高大、健硕的男人,如一尊雕塑般,矗立在那。

在看到陆遇寒那张成熟俊脸的瞬间,夏一冉的鼻头涌上一股酸意……

阔别多年,再次看到陆遇寒,还是如同看到了最亲的人一般,感动、愧疚。

陆遇寒就那么定定地看着站在不远处,完好无损的人儿,时不时地有人从他身边经过,都没能转移他那双坚定的视线!

目光灼灼,暗流涌动,心脏翻搅,死死地,定定地将那个失踪了六年的人儿看在眼里!

他比以前更成熟了。

夏一冉看着已经四十岁,却一点看不出年纪的男人,心脏在拉扯,他是她最对不起的人,这些年,都没给他一个音信。

"舅舅……"她低喃,并未发出声音,那唇语,他看得懂。

下一瞬,蓝色的身影朝着自己,快速地走来,陆遇寒仍然一动不动,夏一冉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两人面对面,无视其他人,"舅舅……"她仰着头看着他,笑着喊,眼眶已经染红。

陆遇寒一言不发,只定定地看着她,下一瞬,他的大手扣住了她的皓腕,一句话没说,拉着她,朝着会场侧门走去。

安全通道里,她被他猛地抱住,死死地牢牢地圈在怀里,"夏一冉!夏一冉!夏一冉!""

陆遇寒激动地重复念她的名字,声音颤抖,表情复杂,想哭又想笑的样子,唇都在颤抖,切切实实地抱着她,那颗无处安放了六年的心,此刻,终于回到了心房里。

"六年,杳无音讯!夏一冉!你怎么这么狠心?!"陆遇寒一把将她拉开,双手扣着她的肩膀,冲她咬牙质问。

"舅舅!对不起!"她怎会不知道他心里在怨什么,对崇川,无牵无挂,但,对陆遇寒,她心里一直是惦念的,也曾想过,给他个音讯。

"对不起?"陆遇寒苦笑,再一次将她紧紧抱住,夏一冉也反手将他抱住,眼泪落下,"舅舅,我这几年过得很好,你呢?你是我这些年,唯一惦记着的人了!""

她愧疚地问,声音嘶哑。

下个楼梯口,躲在阴影里的男人,嫉妒地看着这一幕,听着夏一冉说的话,他的心狠狠地撕扯。

陆遇寒是他这些年,唯一惦记着的人,她见到他,可以跟他紧紧拥抱。

看到他,却形同陌路。

他嫉妒,无比的嫉妒!

拳头紧紧握住,他默默地转身,悄悄离开。

"舅舅,您怎么还没成家?都四十岁了,都有白头发了!"从陆遇寒怀里离开,她仰头看着这个不再年轻,却成熟有味道的老男人,看到了他鬓角边的一根白发,心疼地问。

她知道,陆遇寒还没娶妻,这些年一直单身。

"为什么,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傻?"陆遇寒直白地问,夏一冉一愣。

"舅舅……我已经再嫁了……"她小声地说,陆遇寒的心扯了下,"先不说这个了,回头再聊吧!"她理智地说。

两人又回到了会场。

晚宴上很顺利,一直没人来骚扰她,她身边伴着陆遇寒和方墨言,也感受到了一道目光,不过,并没寻找。

唐皓南,只身一人,一直悄悄地关注着她。

慈善拍卖上,他参与了竞拍,最后成了捐款最多的人。

他上台发言时,言简意赅,却让夏一冉着实恶心。首发

一个见死不救的人,装什么善人……

并没多想,那些往事,早已随风而逝了!

"冉冉,在你出事后,我告诉他,你……肚子里……的事了……"陆遇寒小心翼翼地说,夏一冉的心扯了下,嘴角上扬。

"告诉他,也好。不过,舅舅,我早不爱他了,也不恨,不爱不恨,形同陌路。"夏一冉对他轻声耳语。

晚宴散去,唐皓南朝着她走来,她像是没看到,转了身,将头发往侧颈梳理了下,露出一大片光洁无暇的背……

刚想追上前的唐皓南,怔忪地看着她完美无瑕的雪背,大脑瞬间,一片空白,而后,又浮现起了那天下午,医院门口的事,以及,她背后原来的那些疤痕。

她的背影,华丽地让人惊艳,那一片完美雪背,仿佛在告诉他,过去的一切,都被岁月磨灭了……百镀一下"前妻要改嫁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