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前妻要改嫁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25章 我没玩弄过你,一直是认真的!

作者:林希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前妻要改嫁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口口声声说忘了的事,这时候居然脱口而出,而且是发自心里的质问。

     夏一冉转瞬就后悔了!

     为什么还要提那件事?!有什么好质问的!

     曾经她也想过,如果是陌生人出车祸,唐皓南兴许会救,唯独她,夏一冉,是他弃之如敝帚的人!

     唐皓南也愣了,怔忪地看着她,心再次因为她的话而裂开血口,想到那晚在公寓,她说梦话时也在问。

     香樟树结满黑色果实,人行道上铺了一地,午后阳光穿透树叶罅隙,斑驳的阳光洒落在站在路牙下,面朝西看着她和妮妮的他的脸上。

     夏一冉看不清他是什么表情,她嘴角是勾着嘲讽的笑。

     “叔叔……”妮妮还在哭,朝唐皓南张着双臂,想要被他抱。

     “妮妮!”夏一冉气恼,沉声喊了句,抱着妮妮转了身。

     唐皓南心疼地看着她的背影,一堆的解释堵在喉咙口,说不出口。

     好像再合理、再好听的解释都是多余,都是借口!

     他就是没救她,就是见死不救!

     眼泪顺着她的内眼角汩汩流下,夏一冉喉咙梗塞,说不清为什么就哭了,好像一些早已经被封印的东西,现在挣脱封印,突然跑出来折磨她。

     那种感觉,很陌生,太久远!

     “妈咪……”妮妮看到妈妈哭了,吓得不敢再哭,她从没看过妈妈哭过,“妈咪……妮妮不气你了……”

     妮妮以为是自己惹妈妈哭的,连忙安慰,趴在她的肩膀上,夏一冉没有说话,眼泪肆虐地更厉害,路过甜品屋,想到了唐先生、唐太太……

     泪水掉落地更疯狂。

     好像是跟她没关系的一对夫妻,却又教她心疼难忍。

     那些以为忘却的往事,那短暂的,梦一般的甜蜜,缓缓而来。

     她机械地向前,不停地走,不想停下,更不愿回头!

     唐皓南看着她抱着女儿一直向前走,下意识地追上前,走着走着,见一个男人从宾利上下来,是方墨言,走到了她的跟前,从她怀里接过妮妮,而后,跟她一起上了车。

     他眼睁睁地看着黑色宾利从自己的视线里离开。

     这也是方墨言第一次看到夏一冉流泪。

     碍于妮妮在,方墨言没问原因,肯定是因为那个男人!

     妮妮在车上就睡着了。

     夏一冉从妮妮房间出来,对上方墨言那张平静的俊脸,“是不是有什么公事?”

     她已经恢复了淡定,平静地问。

     方墨言摇头,“那个唐皓南欺负你了?”

     “没有。阿言,他伤不到我,刚刚因为一点小事,我情绪有点波动,现在没事了。我跟唐皓南是不可能的,在董家方面,你不要多言。”夏一冉平静地说,除了眼眶泛红,已经看不出哭过了。

     淡定冷然地像个机器。

     在方墨言的印象里,夏一冉一直这样,除了跟孩子在一起时是和蔼快乐的。

     “我怎么会在董家说些闲言碎语,我是你的助理,是你这边的人。”方墨言淡笑着说,目光柔和地看着她。

     “谢谢。”

     方墨言因为她的客套,心里略酸,转瞬将那不该有的情愫撇去。

     “兴亚现在已经控制了秦穆公司的股份,他们被逼上了绝路,以前夏家的公司基本上已经属于兴亚了,夏总,恭喜你,算是报了仇了!”方墨言沉声说。

     夏一冉只是淡然一笑,“公司是夺回来了,顾秀云和秦穆能得到应有的惩罚?”

     “夏总!这我倒要给你一个好消息了,不知是去警局举报了秦穆和顾秀云当年唆使人故意伤害的罪证,而且,还举报了他们这些年违规违法的事,警方已经介入调查了!”

     方墨言笑着说。

     夏一冉眼前一亮!

     “是谁举报的知道吗?”秦穆摇头,“其实这段时间一直有人在背后帮着我们,是谁就不知了!”

     夏一冉能想到的,就只有姜予恒了……

     ……

     回来崇川也有段时间了,夏一冉还是第一次来老宅。

     门口有专门看门的人,打了个电话通报后,她才得以进去这栋老宅。

     姜予恒就站在天井中央,看到她面带微笑。

     夏一冉也笑笑。

     树下,石桌上摆着一套紫砂壶茶具,两人坐在红木椅子里,姜予恒地道地拿着竹镊子,夹着紫砂茶杯,在滚烫的开水里烫着茶具。

     夏一冉则仰着头,打量着这栋年代久远的建筑。

     “你这几年一直住这里?”她好奇地问。

     “隔三差五就过来,毕竟,这里离公司有点远,不方便!”姜予恒说道,将杯子放在她面前,为她沏了杯茶。

     “我看修缮地不错。”

     “是,每天都让人打扫,就算不住人,也是要打扫的。”

     “我一直不明白,你当年为什么要跟柯奕臣勾结,让唐皓南误会我……”夏一冉喝了茶,放下茶杯,面容平静。

     姜予恒浓眉微挑,“我当时只想对付唐家,和柯奕臣只是合作。再者,在我看来,唐皓南对你太渣,她不值得你为他付出!何况,是他误会你跟我们勾结的,我们谁也没对她承认!这么一个不信任你的男人,有什么资格做你的良人?!”

     这话听起来很有道理,却教夏一冉很是气愤。

     两个人的感情,外人指手画脚,是不是很多余?哪怕出发点是为你好!

     “结果呢?不过,我现在倒要感激你当初和柯奕臣的推波助澜!”夏一冉嘲讽地说,对姜予恒也没什么感情,虽说是同母异父的哥哥。

     姜予恒笑笑,“其实,你出事后,我也挺愧疚的。”

     “不用说这些,我今天过来,就是想看看妈妈留下的这栋房子。还有,最近是不是你一直在暗中帮我对付童依梦、顾秀云等人?”夏一冉认真地问,姜予恒挑眉,想也没想地摇头。

     “你真没帮我?没请vivnwang给唐晧歆设计婚纱?”夏一冉连忙问。

     唐晧歆……

     姜予恒的脸色微变,摇头,“我怎么可能那么做?!”

     夏一冉有点懵了,不是姜予恒会是谁?

     陆遇寒也不是,柯奕臣更不可能帮她!

     其他,没什么人了……

     她从老宅出来,边走边想,猜不出是谁在暗中帮着自己。

     夏家的别墅被她买回来了,好像也没了什么意义。

     她进了这栋空寂的别墅,这里有她不美好的童年、青春,结婚后,就没回来过几次,她坐在院子的紫藤树下,托着腮,回忆着。

     后院的一隅,当年穿着一身白色孝服的小女孩,蹲在那默默抽泣,小男孩跑了过去,安慰了她……

     太久远了。

     她都32岁了,那时候才6岁。

     角落,唐皓南安静地看着她坐在那,悄悄地注视着,顾秀云和秦穆还没落网,他担心她的安危,偏偏她就喜欢乱跑。

     天色渐渐暗了,一大块乌云卷了过来,转瞬就飘起了雨点。

     让他气愤的是,她还坐在那。

     他忍不住就走了过去!

     “啊!”

     “眼瞎吗?!没看到下雨了?!”唐皓南责备道,态度很不好,夏一冉这下也恼火了,“你怎么会来我家?!”

     她很不客气,却被唐皓南拽着手臂,拉着到了屋檐下!

     他穿着牛仔裤,灰色圆领毛衣,衬着白衬衫,看起来很温和,表情却永远是那欠揍的不可一世的样儿。

     “这是你家?”

     “当然!我买下了!”夏一冉瞪着他,气愤地说,拿着钥匙开了门,她进去,唐皓南也跟了进去。

     屋里被打扫过,一尘不染,她坐下,外面的雨越下越大,还响着雷声。

     唐皓南也坐下了,一言不发。

     右手臂上还有那天救妮妮时落下的擦伤,时刻在提醒着,她那天问的那个问题。

     “听说童依梦差点流产啊,你怎么不去陪着她?你都快奔四了,再没孩子,你妈饶得了你么?”夏一冉嘲讽地问,看了眼坐在那是神的他。

     “她是轻微脑震荡……”唐皓南淡淡地说。

     “哦?那她当年怀的孩子呢?我一直挺好奇的,也因为那场车祸流掉了?”夏一冉淡淡地问,可没忘记童依梦说过,她也怀孕的事,就因为她录下了她的话,两人才起了争执。

     唐皓南挑眉,一脸不解、

     “算了,也没什么意义。”她淡淡地说。

     “夏一冉,你心底是不是一直怨着我没救你?”唐皓南忍着锥心的痛,平静地问。

     夏一冉看向他,冷嗤着笑了,他真是明知故问!

     “怨,谈不上,已经是无关紧要的人了,怨什么?唐皓南,还能跟你坐在同一个屋檐下,说上几句话,就说明我对你是真无感了。不爱也不恨,偶尔心里难过,也是为自己的过去难过,跟你这个人,没一点关系!”

     她看着外面的雨,一字一句,平静道。前妻要改嫁:

     唐皓南的心在滴血,这之于他,就是最大的惩罚。

     他起了身,走到她跟前,手僵硬而颤抖地抚上了她的头,夏一冉本能地想躲开,他却一把将她拉起,拥在了怀里!

     “你放开我!”她冷硬地喊。

     他无动于衷,只紧紧抱住。

     下巴抵在她的发顶,闭着眼,吸吮她身上的味道。

     “我没玩弄过你……一直都是认真的……情深,缘浅,对不起!”他哑声,诚恳地说。

     能对她说的,唯有对不起!百镀一下“前妻要改嫁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