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言情小说>前妻要改嫁>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74章 让你走上一条死亡之路

作者:林希 所属:言情小说 书名:前妻要改嫁 直达底部↓
(←快捷键) < <上一章< a>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虚惊一场,那两百万童依梦他们也没弄去,唐皓昇又被控制了,童依梦逃了。

一家三口回到家里,大黄还在宠物医院,妮妮还没睡,见到William,小丫头跑过去,直接将他抱住了,画面,温馨、感人。

夏一冉看向身侧的唐皓南,嘴角上扬,由衷地感激他。

不过,如他所说,他是儿子的爸爸,这也是他份内的事。

现在的唐皓南,在她心里,是一个负责的,可以依靠的男人,而在两个孩子心中,他则是一个伟岸的爸爸!

"爹地,是你救了哥哥?"妮妮哭着跑到唐皓南跟前,仰着小.脸,那可爱的小.脸上,一脸的崇拜,像看到了超人。

唐皓南莞尔,蹲了下去,他手臂有伤,没法抱她。

本该留在医院打消炎针的,他没留,伤口不算很深,应该无大碍。

"是啊,爹地还受伤了!"夏一冉柔声道,唐皓南身上披着大衣,孩子们看不到伤口。

妮妮张开双臂抱住了他的脖子,"爹地是英雄!"她大声道。

唐皓南莞尔,拍了拍她的背,"对,爹地会永远保护你,妈咪,哥哥,还有大黄!"他说话间,抬起头,看着夏一冉,两人对视,彼此的目光里,饱含情愫。

夏一冉感动,鼻酸,喉咙也浑浊。

唐皓南松开妮妮,单手抱起儿子,"哥哥也是小英雄啊,不过,William,你还是个孩子,下次遇到坏人,要第一时间叫大人,知道吗?""

他对儿子柔声叮嘱,儿子跟他小时候一样,很勇敢。

小家伙并没吱声,唐皓南抱着他上楼,夏一冉牵着妮妮的小手,跟在后面。

她的心还没能平复,带两个孩子洗了澡,哄他们入睡后,回到主卧,就见着唐皓南正在脱衣服,动作笨拙。

"我来!""

她连忙道,来到他跟前,温柔地帮他脱衣服。

他身上很man的男性气息将她包围,夏一冉心悸,忍不住踮起双脚,吻住他的唇,唐皓南热烈地回吻,能够感受到她很热情。

一吻方毕,她气喘吁吁,双臂环着他的脖子。

"今天,真的吓死我了。在你单独行动的时候,我更害怕,害怕你们都出事……"她轻声道,额头抵在她的下巴位置,没看他,怕不好意思说出这些。

"对于我来说,我们这个家,谁都不能出事,就连大黄,我都舍不得。"她说着,抬起头,眨巴着泪眸,看着他,右手轻轻地抚摸.他那刀刻一般,轮廓分明的俊脸。

"晧南哥……谢谢你,终于给了我一个家……这是我这三十年来,一直在寻找的。你知道的,我的成长环境……我渴望有个安定温暖的家,跟心爱的男人,厮守一生……""

这是她这些年来,一直埋在心里的愿望,渴望,一个家安稳的家,渴望,过着平静安逸的生活,可是,好难……

现在好了,算稳定了。

"我知道,你要的,我一直很想给,就怕你嫌弃,傻.瓜。"他柔声道,是他一直想跟她在一起,而她,在排斥。

夏一冉笑了,"谢谢你提出的三个月之约,谢谢你的付出!"说罢,又抱住了他。

"再说谢谢,我打你!"他沉声道,夏一冉笑着,幸福的泪水,汩.汩地流。

……

他手臂有伤,她执意要帮他洗澡,用温热的毛巾,一点点地帮他擦拭身子。

他后背还残留着枪伤留下的疤痕,她的手指爱怜地抚触,"我之前对你,好像挺狠心的。你受伤、手术的阶段,过得很苦吧?""

她心疼地说道。

那时候,封闭了自己,当然不会心疼他。

现在想想,他之前吃了不少的苦。

他所受的痛苦,不仅仅是精神上的,还有肉体上的。

"那是我活该!"他云淡风轻道,心里却有点酸,有点怨她那时候的无情。

那时候,她就是他的救赎。

但是,她对他避而远之,让他以为,她对他彻底没感觉了。

其实现在,他也不知她是否真爱他,还是,只是爱的这一份安宁,和安全感。

不过无所谓,只要她愿意跟他在一起,就OK。

经历那么多才明白,什么爱不爱,恨不恨的,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

"都过去了,不想了!"她吸了吸鼻子,不想再回忆,连忙继续帮他擦洗。

小心翼翼,不让他的伤口沾到水。

唐皓南很累,倒床,没索欢就睡了,夏一冉偎在他怀里,安心地闭眼。

半夜,唐皓南做噩梦了,梦里是童依梦,她狰狞着一张脸,像个魔鬼,冲他张牙舞爪!

"晧南哥?"夏一冉醒来,看着唐皓南不对劲,抚摸.他的额头,滚烫不已!

发烧了!

应该是伤口感染引起的,出院前,医生交代过。

她立即去找药,还从冰箱里找出两个孩子平时用的退热贴,先给他贴上,又喂他吃药。

"老婆……别走……冷……我冷……"好不容易喂他吃了药,他抓着她的手,虚弱地喊。

他叫她老婆呢,夏一冉露出一个温柔的笑。

晕黄的灯光里,他双颊泛红,额上贴着退热贴,一副很无助、虚弱的样儿。

"老公……我在,没有走!"她颤声道,印象中,很少喊他"老公"。

曾经的那个自己,跟他相爱的时候,总那么小心翼翼,像做贼一样……

哪敢成天地喊他"老公",虽然,心里非常地想。

她抱着他,闭着眼,回忆着过去的自己,仿佛又感受到了对他的爱,满满的,有崇拜、有依赖,还有深深的,恋慕。

也许,这个男人从没从自己心底走出去,一直在,只是被她封存在了心底深处。

命运,将他们连在一起,一起生,一起死,他,永远是她心底的那轮明月。

快凌晨,他的烧退了,流了很多汗,她又起来帮他擦了身子,累得不行,照顾他一个大男人,比照顾两个孩子还要累。

唐皓南醒来时,已经天亮了。

回想起那个噩梦,心有余悸,立即打电话给派出所,昨晚就备了案,不知道童依梦有没有落网。

得到的回答是,还没抓到。

看着在儿子房间睡着的夏一冉,他心疼,保姆说,她几乎一.夜没睡,一直在照顾他,凌晨特意给他煮了粥后,就去William房间睡了。

两个孩子早就起了,她还在睡,睡得香甜。

唐皓南在她脸颊上,温柔地印了一吻。

下楼吃了两碗米粥。

吃过早饭,夏一冉还在睡,他则被许城提醒去医院打针,还得去派出所做笔录。

没等她醒来,他就出门了。

"童依梦是怎么回国的?哪来的护照?"上车后,他冲许城问。

"据我调查,她在美国后来沦落做黑街妓.女,生活糜烂,可能不甘心这样,偷渡回国。"许城轻声道。

唐皓南冷哼,手臂上的伤口在隐隐地疼,想到童依梦,直觉反胃!

"继续找她,一天不除掉她,我这一家没得安宁!"他狠戾道,真想把童依梦也送进牢房,那样,才以绝后患!

"是!""

许城话音落下,车子已经到了医院,唐皓南下了车,在保镖的护送下,去医院打了针。

又去了派出所。

刚从派出所出来,手机响了。

又是陌生的号码。

唐皓南走到无人的角落,让两名保镖站在不远处看着。

"喂!""

"晧南哥……手臂的伤,还疼吗?伤口深吗?缝了几针啊?"属于童依梦的声音传来,仅是听着她的声音,就够让人恶心的。

再联想她在美国黑街过的妓.女生活……

"你想干嘛,直说!"感觉童依梦没那么简单,他其实一直在等她电话。

"人家只是,想你了……昨天还没跟你叙叙旧呢……"童依梦嗲声道,听声音,她是一点都不怕他。

她就不怕把他逼急了,他真会不择手段地把她杀了?!

这个世界,借刀杀人太容易。

不过,他一向遵纪守法。

"没事,就挂了……""

"晧南哥!昨晚,你有没有跟你的冉冉做啊?"童依梦又问。

"我知道,你不耐烦了,但是……你不想知道,我昨天为什么只是划了你一刀吗?其实吧,我可以直接把你儿子给捅死的,后来想想,还是算了。让你的孩子将来没爸爸妈妈,那才是很痛苦的一件事呢……就像我,从小就被亲爹亲妈抛弃了,在孤儿院里,受尽欺辱……""

童依梦的声音又传来,她的意思是,她要害死他和夏一冉?

唐皓南哪有闲心关心她童年时的遭遇。

"童依梦,想害死我跟她,你也,太不自量力!"唐皓南冷硬地说完,就要挂断。

"我不自量力么?那你可也是自以为是了……真没想到,我轻轻松松地,就可以让你,走上一条死亡之路,兴许,夏一冉也被你带上这条路了呢……""

童依梦阴阳怪气道,唐皓南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只觉得她是在危言耸听!

果断地结束通话!

童依梦看到已经暗下的手机屏幕,嘴角上扬,"不跟我说话,到时候,害了更多的人,别怪我没提醒你!""

裹着黑色围巾,像个巫婆的她,冷声道。

唐皓南上车后,一直在思索童依梦的话,总觉得有不对劲的地方。

许城打来了电话,"老板,方便见面吗?""

"什么事?直接在电话里说,我还赶回家吃我老婆做的午饭!"唐皓南扬声道,语气里透着十足的骄傲,夏一冉之前打过电话,说今天亲自下厨的。

"老板!急事、很重要!"许城的声音,异常严肃……百镀一下"前妻要改嫁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