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言情小说>仙侠奇缘之花千骨>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52章 情意堪破

作者:Fresh果果 所属:言情小说 书名:仙侠奇缘之花千骨 直达底部↓
(←快捷键) < <上一章< a>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千万人前这样被她紧紧抱着,白子画微微有些不自在,心里轻轻松口气,总算是赶上了。

一路上拼命疾飞,却又不放心的时刻观微于此。见到他们遇上凶险,心里头一次有了恨自己无力之感。特别是小骨几番拼死相搏,又正遇蓝雨澜风带盘古斧相拦,连他都不由得慌乱了手脚,久久脱不了身。

低头望着怀中的小家伙,目光清越如水。

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傻呢,居然拼到这个地步,真是为难她了。

花千骨脸紧紧的贴在他胸前,久别的喜悦和激动叫她无法言语。第一次这样近这样紧的抱住师傅,她知道是越矩了,却又贪婪他怀中的味道和绝对的安全感,久久舍不得放开。那样的温暖祥和环绕住她,叫她激动得身子微微颤抖。

师傅,你知不知道小骨等得你好苦啊,一直这样拼命苦撑着,就是想等到你来。

花千骨仰头望着他,嘟起嘴巴,显得更像猪头了。

"师傅,你怎么这么慢啊!"他再不到,黄花菜都凉了,小骨也嗝屁了。

白子画见她依恋又微微嗔怨的眼神望着自己,不由心头微微一疼道:"出门前为师如何教你的?伺机而动,量力而行。你如此不计后果,竟是想玉石俱焚么?""

花千骨低头认错道:"对不起,师傅,我当时心急的不得了,其他根本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呜呜呜,还好师傅及时赶到,小骨以为再也看不到师傅了……""

白子画轻轻拍了拍她的头,手按于她肩上,未散去的毒迅速被他吸入手心之中。花千骨很快恢复了原本模样。

"师傅!""

"别担心,在我体内很快就会化去了。"白子画安慰她道。

就停在一旁的杀阡陌在心里骂了白子画千遍万遍:死老白臭老白!居然敢跟我抢英雄救美!!不但救小骨头被他抢先一步!更可恶的是他居然敢无视他正对面这么个大美人的存在,只顾着和小不点缠绵,看都不看他一眼!气死他了气死他了!

那个……就是长留上仙白子画么?

轩辕朗对他的大名早就如雷贯耳,旁人用尽千般语言来描述他的美他的好,真正见了,才知道,原来任何语言在他面前都是如此的苍白无力。

白子画就这样抱着怀中的花千骨,以那样超凡又孤高的姿态,在半空中目光一一扫过众人,然后缓缓落地,渺无声息。

微微颦着的眉,冰凉而淡漠,温润如玉又云淡风清。仙姿秀逸,孤冷出尘,长发如瀑,眼落星辰,单是举手投足,已是江山失色。那翩翩绝世的风采,就连轩辕朗和东方彧卿都自愧不如。众人都看得痴了去,一时间,竟没有半点的声音。

近了些,轩辕朗又倒抽一口凉气,吓烈行云好大一跳。

原来,原来女装的千古这么可爱啊……模样是没变些什么,依旧小小的,又带点精灵古怪的……轩辕朗傻呵呵笑了两声,烈行云顿时浑身泛起鸡皮疙瘩。

"你没事吧?"轩辕朗,朔风,落十一,东方彧卿等人一股脑的冲了上去,把花千骨团团围住。

"我没事,一根毛毛都没有少!"花千骨环视众人关怀的眼神,嘴唇微微颤抖。一起上天入地,一起出生入死,这些都是她祸福与共的好伙伴啊!从总是孤孤单单一个人到现在,老天究竟是什么时候让如此多的人出现在她身边,关心她照顾她的呢?身体被极度的温暖与幸福感充斥着,心像软软的棉花糖,都快要融化开来。她知道自己,再也不是一个人了。

白子画放她下地扶她站好,花千骨依然紧紧的拽着他的袖子不肯放开。

紫薰浅夏在帘幕后一见白子画出现,胸口便如遭重锤,裂开般疼痛。

瞧见他师徒俩交叠相依的身影,心中更是酸闷无比。用尽全身力气抽泣,只是觉得不能呼吸。嫉妒在胸口大块大块地郁积,所有氧气凝固成血块,心疼得快要死过去。天知道她有多羡慕花千骨,可以这样呆在他身边,享受他的温暖和庇护。她却是连见他一眼的脸面都没有。一百年了,整整一百年了……

想他们当初瑶池水旁,群仙宴上,上仙齐聚,五仙对饮,合乐而歌,是何等畅快无忧。想不到时光飞逝,造化弄人,再相见已是百年身。而自己,也变作如此仙不仙,魔不魔的模样?

子画,子画,这么多年,你可有惦念过我哪怕一丝一分?

够了,够了,哪怕只是这样远远的看他一眼也够了。只要他好,只要他依旧好好的,不管她再承受更多的劫难她都无怨无悔。

却蓦然瞥见花千骨吕氏外戚

紫薰浅夏瞬间恍然大悟,仰天大笑起来,笑得满脸都是泪水。

紧紧握住手中香囊道:"暗影流光,暗影流光,好一个暗影流光!你是暗影,他是流光。亏我闻遍百料,识尽千香。居然没有闻出你香中对他所含的浓浓情意!子画啊子画!你收的好徒弟啊!!哈哈哈哈!""

眼泪蔓延成洪水,无法遏止。

杀阡陌飞速点了春秋不败的穴道,源源不断的把内力输给他。

"属下罪该万死,魔君为何救我?"春秋不败咬牙切齿的说道。

杀阡陌不说话,待到他一切无恙之时,拿了昆仑镜,夺魂箫还有昊天塔过来,全部交给了花千骨。

"姐……""

杀阡陌指尖在嘴边一嘘,跟她眨眨眼睛,密语传音道:"过些日子姐姐去找你。""

花千骨望着她眼睛笑成月牙儿,微微点点头。

杀阡陌望向白子画,面容恢复冷峻异常。

"依约把此三件神器交给你们,我们退军。白子画,你可看护好了,我杀阡陌定会再来取的!""

杀阡陌向后高高飞起,火凤长鸣,转瞬便消失了踪迹。

妖魔大军也慢慢撤退,众人皆欢呼雀跃,拍手称快。

花千骨突然反应过来,对了,紫薰姐姐,她不是想见师傅么?

"师傅,紫薰仙子也在这里。"花千骨指着前方的莲榻。

白子画观微时已看见一切,包括花千骨跟她斗香之事。

花千骨见他始终面色平静,不发一语,而紫薰浅夏莲榻里竟也毫无动静。

他们俩就这样么,好不容易遇上了,难道就不想见见么?花千骨扯扯白子画的袖袍,却见他依旧一动不动。

师傅怎么这样啊,紫薰姐姐明明这么喜欢他的。花千骨心中一丝怜惜与不忍,自己飞到紫薰浅夏莲榻旁,叫道:"紫薰姐姐,我师傅来了,你出来见见他吧?""

风撩起帘幕,花千骨瞥见紫薰浅夏满脸是泪,不由得心中一惊。

"紫薰姐姐……""

却见紫薰浅夏以那样观世音一般大慈大悲,怜悯众生的眼神,同情的俯视着她。

"千骨,赶快忘掉他,千万不能陷进去,像他那样高高在上的仙,岂是我们这些又傻又卑微的女子可以恋慕的?你若是能……依旧乖乖做他上慈下孝的好徒儿,你便是世上最快乐之人,否则……你的下场,只能比姐姐还要惨上千倍万倍……""

说完,紫色的轻纱帘幕缓缓合拢,莲榻也迅速飞离,消失在天边。

花千骨只听得大脑一阵轰鸣,犹若晴天霹雳,从空中直坠下地来,踉跄的退了几步,喉头一热,一口鲜血涌了出来,她又不着痕迹的硬生生咽了回去。

矗立良久,脑中依旧空白一片,耳边隆隆作响,全是她每句话语的回音。直直的呆愣在原地,久久回不了神来。姐姐在说什么?到底在说些什么?为什么她一句也没听懂呢?她一句也没听懂……

她根本一句也没听懂!!!

众人着急唤她,见她始终呆立,毫无反应,以为她被那魔女施了什么妖法,都不由得着急起来。

"小骨!"白子画行到她身边,拍拍她的肩。

花千骨满眼迷惘的抬起头来一看是他,吓得大叫一声,连连后退,眼中竟然全是惊恐!

白子画从未见过她有如此迷茫如此恐怖的神色,端住她双肩,疏导她体内激烈狂乱的真气,俯身温和道:"小骨,是师傅啊!""

花千骨凝望他的眼眸,如此之黑如此之深,仿佛要将她席卷进去,永不见天日。

"师……师傅?"她开口默念,想要往后退两步,却退不出他的挟制。

"紫薰她……跟你说什么了?"白子画微微凝眉,居然密语不让人听到?

花千骨慢慢回过神来,依旧面色苍白如纸,拼命摇头。

"没有,她什么都没有跟我说……""

白子画放开她,轻轻拍拍她的头。

"没事就好。""

花千骨身体颤抖着,白子画的每一个动作对她而言都犹如凌迟。

一辈子也忘不了,紫薰浅夏慢慢闭上的,满是泪水与不忍的眼神……一辈子也忘不了……

被她一席话炸得粉身碎骨,从此再无可回身的余地。

这一战,一口气夺回如此多的神器,连盘古斧也被白子画所缴,妖魔这回可说是偷鸡不得折把米。众人万分欣喜,收敛尸体,纷纷忙着处理各种善后事物。

太白门因为损失惨重,再无能力守护神器,故而把炼妖壶转交给白子画让长留看守。轩辕朗也不顾烈行云劝阻,献宝一样把轩辕剑交给了花千骨。

于是,除了长白山看护的东皇钟,崂山看护的神农鼎,天山看护的崆峒印,杀阡陌随身携带每次只是用来遮太阳保护皮肤的玄天伞,还有下落不明的勾栏玉,和已破碎的女娲石。其他轩辕剑、盘古斧、炼妖壶、昊天塔、伏羲琴、昆仑镜、夺魂箫、浮沉珠、催泪铃、拴天链等十件神器竟全部到了长留山的手中,由白子画全部带回重新一一封印。

"爸爸,爸爸,这是十一师兄!"糖宝很郑重的跟东方彧卿介绍道。

"伯……伯父,你好……"落十一有些紧张道。

花千骨在一旁哈哈大笑,"师兄,你干吗自降一辈啊,我还是糖宝它妈呢,难道你也喊我伯母么?哈哈哈哈!叫他东方就好了!""

落十一面红耳赤的使劲瞪花千骨一眼,抱拳道:"东方兄……""

"十一兄,我家骨头和糖宝这么久以来,多劳烦你费心照顾了。""

"客气了,哪里话,这是应该的……""

落十一和东方彧卿互相寒暄起来。

轩辕朗在一旁恨得牙痒痒的:什么叫你家骨头和糖宝!气死他了,哼!东方彧卿!你的状元郎一百个没戏了!!!

转而抓住花千骨的手:"千古,这一别不知又要何日才能相见!朗哥哥好舍不得你!""

花千骨咧开嘴笑,模样十分娇憨:"没关系的,我要是一有机会下山,就到皇宫里去找你!""

"一定啊!""

"一定!""

"不要又是三年五载!""

"很快的,放心!""

突然发现有个人在身后拽自己的袖子,花千骨一愣,连忙把躲在身后的轻水推上前来。

"朗哥哥,这是我的好朋友,名字叫轻水。""

轩辕朗微微一笑,轻水立马觉得到处都是阳光,万物催发。

"轻水姑娘你好。"眼前这个姑娘不像千古已经停止了生长,出落得亲切可人,如同芙蓉出水。

不知道小千古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不过应该和现在不会有太多变化吧,不娇艳不妖魅不张扬,可是一定很美。轩辕朗美滋滋的想着。

"轩辕公子好。"轻水红着脸,低着头,偷偷看他,心跳得快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白子画观微时已经见过东方彧卿和轩辕朗二人,还有突然插进来一脚的杀阡陌,只是不知道他们和小骨是什么关系。小骨叫杀阡陌姐姐……糖宝叫东方彧卿爸爸……轩辕朗又是小骨义兄……这五年小骨一直跟随他在长留山修行,他们什么时候和小骨认识的,又为何会如此不留余力的来帮她?

白子画心中有疑惑,却也没多问什么。只是很淡然的与众人打过招呼,便与长留一干弟子,准备御剑回山。

真正让他在意的,是紫薰浅夏到底跟小骨说了什么,竟然把她惊恐成那个样子,虽然之后强装无事,可是态度,情绪还有眼神,明显跟之前一切都不同了。百镀一下"仙侠奇缘之花千骨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