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言情小说>仙侠奇缘之花千骨>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71章 朔风的脸

作者:Fresh果果 所属:言情小说 书名:仙侠奇缘之花千骨 直达底部↓
(←快捷键) < <上一章< a>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温丰予死了……

神器丢失……

白子画用力的吸一口气,紧紧皱起眉头。--爪机书屋 WWW.ZHUAJI.ORG--

这么多年来,还没有什么事是真正让他想不开或者犯难的。可是这一次,他是真的开始有些慌了。就在花千骨拿走自己的神器的当天晚上,长白山神器丢失,掌门居然还遇害。温丰予的死就算不是小骨造成,肯定也脱不了干系。但是无论如何,他也不相信小骨会杀人。

突然仙剑大会上小骨和霓漫天对战的那一幕在眼前闪现,白子画心头一紧。不管如何,先把她找到再说。

白子画再观水镜,还是无法确定花千骨的行踪。本来法力就没剩多少了,又不像往常一样有花千骨鲜血的维系,他连行动都很吃力,更别说使用观微这么虚耗真气和内力的法术。

思忖了片刻突然反应到,花千骨一路上不可能不带上糖宝。她虽然自己找不到,要找糖宝却不难。于是通过糖宝果然很快便确定了他们的位置,朔风居然也跟她在一块,地点好像是在东海。

白子画连忙取了佩剑,顾不上一直在体内肆虐的剧毒,强撑着一口气匆匆向东海赶去。

花千骨和朔风很容易就找到了蓝雨澜风,或者说是蓝雨澜风根本就一直在那里等着他们。

一看到她花千骨就想到师父中的毒、受的苦,如果不是因为她,事情就不会弄到今天这个地步。这一切都是她一手造成的!花千骨咬牙切齿的看着蓝雨澜风,却见她盈盈含笑,态度极是热情,不知道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今儿是什么风把两位吹来了啊?""

"玄天伞在你这对吧?"拼命忍住报仇的冲动,告诉自己如今赶快解毒才是最最重要的事。

"是啊。"蓝雨澜风的鱼尾轻轻摇摆,卧榻是一个巨型而光亮的贝壳。周边镶嵌满了珍珠和宝石,四周与龙宫布景有些相似,华丽而精致,仿佛海底的一个巨大空泡,就算常人进入,也丝毫不会有呼吸不顺。

花千骨把杀阡陌的话扔给她,她随手戳破听完了依旧妩媚笑容不改,似乎早有预料。

"玄天伞嘛,你要当然可以给你,不过我要和你做个交易。""

"不行!"花千骨一口回绝。

"哈哈,我这都还没说呢,不用拒绝的那么快嘛!""

"你想我用其他神器跟你换,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呀,真是聪明啊,不愧是白子画的徒弟!其实你一点都不吃亏啊,你要的不过是女娲石,给……给……"蓝雨澜风没办法把那件事说出口,只好咳嗽两声,"其他的神器对你而言根本就没有用,我给你玄天伞,并帮你找余下的其他神器,聚集在一起,女娲石归位,那个啥以后,你再把收集的那些神器给我。两边都达成心愿,这样岂不绝好?""

"不行,我绝对不会让你放妖神出世,为祸苍生的!""

"玄天伞现在在我手里,你以为你有资格跟我谈条件么?我知道今时今日,就算你有神器在手,我打不过你,可是你以为你就能从我这得知玄天伞的下落了?要知道你会的摄魂术,我也会——""

"你怎么知道?"花千骨惊异的看着她,自己学摄魂术时日尚短,她怎么会知道!

蓝雨澜风从空中慢慢浮游到她身边,绕着她转了两圈,嘴角是妖冶的笑。

"让白子画身重剧毒呢!而且只差一点点就可以把你们俩都杀了!我立下如此大功!居然没办法对别人说!你说我多委屈啊!!只是当时我再怎么都没想到事情居然会进行的如此顺利,白子画会这么护着你这个小徒弟。虽然我不知道他是用的什么方法,居然撑到今时今日还不死。但是更让我吃惊的是,你居然从他那偷了神器跑出来。""

"原来你一直暗中监视我们!""

"怎么会呢,长留山戒备如此森严,借我一万个胆子我也不敢啊!只不过呢,我蓝雨澜风虽然比不上茈萸用毒,比不上云隐用计,比不上旷野天的机关术,更比不上紫薰浅夏的法术和春秋不败的歹毒。但一般只要是这海上面发生的事情,大大小小都瞒不过我的眼睛。我当时也只是差了些小鱼小虾什么的在长留周围海域守着,没想到会不小心看到你私自从长留山出来,又私自解开了一些神器的封印罢了。""

花千骨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的一举一动早就被她掌握。

"所以你立马反应出来了我想要做什么,然后抢先一步从姐姐那借走了玄天伞?""

蓝雨澜风捂嘴一笑:"是啊,不过我倒真是没想到你有这么大的胆子呢!为了白子画居然做到这种地步,真是感动死我了。不过你我都知道白子画是什么人了,我怕他是不会领你的情哦,一看你就是偷偷擅作主张跑出来的吧?以白子画现在的状况,寻常人怕都抵不过。你应该也对他施了摄魂术才拿到神器的吧?你想想,他要是醒了,按长留森严的门规又该怎么惩治你呢?""

花千骨虽然面上神色未改,身子仍旧忍不住瑟缩一下。

"所以我说,你既然连这样欺师灭祖,盗取神器的事都做了,也不用再以什么正道中人自居,更不用在乎这神器之后我们拿去会做什么,只要能救得了你师父……""

"不可能,师父不会允许我这么做的!""

"傻孩子,你以为你还可以回头么?再过两天,整个仙界都会知道你盗走了神器,发仙缉令追捕你的。他们那些自诩为正义慈悲的仙人,才不会管你盗取神器的目的是什么,只要是有可能威胁到他们的,他们就会变得比妖魔还要狠毒!"蓝雨澜风仿佛想到什么似的,眼神里突然燃烧起熊熊的火焰,那无法言喻的无尽恨意仿佛要吞噬一切。

花千骨愤愤的转过头去,心里思忖着要如何从她那拿到玄天伞。

"怎么?你不信?我告诉你,被他们仙界以各种罪名处死的,怕是比妖魔杀掉的都要多!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以为把神器再原封不动的还回去,一切就会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但是我告诉你,那不可能了。因为温丰予,他、已、经、死、了!""

蓝雨澜风在她耳边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着,犹如一个魔咒,瞬间便将花千骨推进谷底,从头到脚冷冻成冰。

"所以,你想不引起惊动那是不可能的了,因为现在长白山绝对已经乱作一团。温丰予被杀,东皇钟被盗,很快他们便会禀报到你师父那里,然后,白子画丢失神器的事情也会瞬间传遍整个仙界,那时候,三界的人会一起追杀你,包括你师父在内!你以为,你还有机会回头么?""

"你……"花千骨不可置信的看着她气得说不出话来,心整个塌掉一半。

"是你杀的?!""

"是我杀的——那又怎么样?我猜你就会去盗东皇钟。虽然你给他施了障眼法和摄魂术,可是对我而言只是小把戏而已。正好给我铺平了道路,我杀他的时候,简直是易如反掌。这还得多谢你啊,我又立了一功,不然以我的这点功力想要打败长白山的掌门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花千骨心头一痛,差点没弯下腰去。温丰予苍白憔悴哭泣的脸浮现在她眼前,是她害了他啊!!

花千骨怒火攻心拔剑便向蓝雨澜风刺去,带着无尽的悲愤和懊悔,蓝雨澜风轻松躲过,只是不停的笑着望着她。

"加入我们吧,紫薰浅夏现在不是也过得挺好的么,再说我们魔君又这么喜欢你。""

"住口!"花千骨接连出招,蓝雨澜风却只守不攻,轻盈的闪躲,犹如一尾小鱼灵巧的在水中游动。

朔风在一旁见花千骨冷静全失,剑招纰漏百出,连忙将她拦住,紧紧握住她的手要她冷静下来。

这时外面一个人头虾身的人一跳一跳的进来,在蓝雨澜风耳旁说了些什么。蓝雨澜风神色大喜。想了一想,突然将玄天伞从墟鼎中取了出来,递给了花千骨。

"好妹妹,别生气了,姐姐逗你玩的。魔君都下令了,神器我又怎么敢不给你呢!"华丽美男赞赞赞

一切转变的太快,花千骨和朔风都愣住了,她这又是唱的哪出戏?

花千骨疑心的看着她满面狡诈的笑容,终于还是忍不住接了过来。

望向朔风,朔风点点头:"是真的神器。""

"你为什么又肯给我了?我是不会把其他神器交给你的!""

"这个……如果你实在不愿,我也不能勉强对不对,你只要今后,多在魔君面前替姐姐说几句好话就是了。""

花千骨被气得够呛,一肚子火又堵得没地方发泄,这人到底要不要脸!明明就是她把师父还有自己害成这个样子的!!!

"我们走吧!"朔风匆忙的拉着她离开,如果蓝雨澜风说的是真的的话,盗取神器之事已暴露,他们就要来不急了。

或许——已经来不急了。

蓝雨澜风一副慢走不送的神情笑望着他们,胜券在握的样子叫花千骨不由得打个冷战。

二人一眨眼,又回到刚刚见杀阡陌的那个小岛。朔风始终紧紧拉住花千骨的手不肯放开。

"朔风?朔风?"花千骨叫他,朔风回过神来,却仍然牵着她的小手,紧紧皱着眉头。

花千骨先将周围罩了光罩,防止出什么意外或是再次被蓝雨澜风窥探到。然后一一将神器取了出来,排成几排。

"只剩最后一个神器了。""

"是啊,真是不容易,三界抢来抢去,一次次大战,争夺了那么久的神器,居然短短几天时间就让你全部收集齐了,这就叫天命吧……""

"我不管什么天命不天命,我只要师父好好的。""

"就算是一辈子身背污名,被所有人误解,被所有人怨恨,受尽非人的苦楚你也甘愿?""

花千骨抬起头来,看着朔风的眼睛。那是她这辈子见过最明亮的眼睛,和师父的幽深不同,闪烁犹如天上的繁星。而此刻那一贯沉默而孤傲的眼睛里写满了各种复杂的情绪,有痛苦,有不甘,有寂寞,有心疼……

"我不怕。"花千骨说,简单的三个字,干净又执着。

"好,很好……"朔风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别过头去,"那我就放心了。记住你今天的决定,以后无论你一个人遇到什么,都一定要撑下去。不要后悔——""

"我不会后悔的。"花千骨仔细翻看那些神器,无法想象每一件蕴藏如此大力量的神器所封印起来的妖神,又该是怎样的强大。

"东方说找到玄天伞之后问你就知道勾栏玉在哪了,你现在知道了么?是不是需要把每一样神器的封印都解开?就算有昆仑镜,我觉得时间也来不急了。""

久久的,朔风没有回答。

"朔风?"花千骨抬头,见朔风正直直的看着自己。蒙着面所以看不清楚他的脸,可是花千骨从他的眼睛里知道,他的表情一定很哀伤很难过。

"朔风,你怎么了?"察觉到他的不对,花千骨站起身来走向他。从他们一路开始寻找神器起,他就显得很不对劲。

朔风望着她凄苦一笑:"不需要其他神器,打从最一开始我就知道勾栏玉在哪里。""

"在哪?"花千骨惊喜道。

"在这——"朔风伸出食指轻点花千骨胸前挂着的初上茅山之时,轩辕朗赠给她的勾玉。顿时,勾玉出现一道道裂纹,"啪"的一声,外面包裹的一层白玉外壳应声而碎。露出里面光华耀眼,绿到像要滴下来的真身——勾栏玉。

花千骨惊得说不出话来,最后一件神器原来居然这么多年一直挂在自己身上寸步不离,而自己从来都没有发现!为什么朗哥哥当时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送给她?还是因为勾栏玉失踪太久又伪装成普通勾玉的模样,那时候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原来,原来这就是勾栏玉……"花千骨总算明白为什么戴着这玉,鬼怪不侵,不光辟邪还克制了自己的异香和对花草的杀伤力。果然是神器啊,居然被封印着都有这么大的威力!

花千骨开心得快要跳起来,这下总算可以让女娲石归位了。

"接下来我要怎么做呢?将封印全部解开就是了对么?那我现在开始抓紧时间!""

花千骨拿起地上的夺魂箫,正准备解印,突然被朔风夺了去。

朔风似笑非笑的望着她:"哪里用这么麻烦呢?这样就好了。"朔风拿在手里,默念了两句,夺魂箫顿时光芒大震,封印霎时解开。

花千骨傻住了,呆呆的看着他。

却见朔风一一走过神器,每触碰一个,便解开一个的封印,速度之快,让人完全不可置信。

不对,不对,有什么不对……

花千骨睁大眼睛看着朔风眼神里有几分癫狂,一面解封印一面大笑。

"解开封印嘛,多简单的事情。""

花千骨回了回神,猛然发现朔风的手慢慢正逐渐变得透明,每解开一个封印,她能感受到的他的气息就更微弱了一分。

不对,不对,这不对!到底出什么问题!

"停下来!朔风!马上停下来!"花千骨扑上去抱住他的手,这时神器只剩下三个的封印未解开了。当初她弄得天地变色的事情,在他手里却跟过家家一样简单容易。

"你是什么人!你到底是什么人!"花千骨紧紧握着他的手左右翻看着,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朔风安静下来,叹口气望着他。额头上所有露出皮肤的地方都变得透明起来,仿佛一眨眼就会消失。

"我不是什么人,我什么人都不是。"朔风又伸出另外一只手,连续解开了两个神器,身子顿时变得透明的几乎快要看不见。

"不要!"花千骨牢牢握住他的手,阻止他的继续解开封印,仿佛再下一秒钟他就会散做尘埃消失在风里。

"我一开始始终不明白自己活着的意义,又为什么要去长留山,后来遇见你,后来你说你要收集神器为尊上解毒。那一刻我终于懂了,原来从千年前就已注定,我的存在,只是为了给你一个成全。""

"什么意思?我不懂……"花千骨紧紧握住他的双手,身子微微颤抖,拼命告诉自己,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朔风只是因为解印损耗太多罢了,休息一会就会好的。

"千骨,还记得中元节那天晚上我们一起放水灯么?你问我为什么不写点什么,我说我既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

"记得……你还说你自己是孙悟空。""

"是啊,我是孙悟空,只有孙悟空才没有亲人,没人生也没人养,石头里蹦出来的,我也是啊……""

花千骨两腿一软差点没跪下去,朔风抽出手将她牢牢抱在怀里。

花千骨眼睛睁得又大又圆,使劲的摇头:"我不信!我不信!""

"很多事情不需要相信,我只想让你知道。你面前的这个我,不是人也不是仙,不是妖也不是魔,只是一块石头而已。甚至连一块完整的石头都称不上,只是女娲石的一小块碎片罢了……""

花千骨埋头在他怀里紧紧咬着下唇,抓着他的胳膊。

"啊!虽然我是石头,可是我也是会疼的啊,你不要这么用劲的掐我。"朔风终于把这事说出来,心底反而释然了,笑着低头看她。

"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有我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我,亦或者其他碎片也同我一样化作不同形态,以不同方式存在在这个世间。可是我知道,整体聚合之日,就必定是我们个体消亡之时。""

"不会的!不会的!你不要胡说!怎么会这样呢!就算你死了,我也可以用女娲石把你救活!""

"大傻瓜,我自己就是女娲石,自己怎么救得了我自己?你看我每次受伤,又有哪次好得比别人快么?""

"那好,我们不解封印了,我们走,我们现在就回长留山,立刻向我师父请罪去!""

朔风心头一暖,嗓子微微沙哑有些说不出话来。够了,够了,有她这句话就够了。

"别傻了,我们这么辛苦才拿到那么多神器,怎么能够半途而废!难道你想眼睁睁看着尊上死么?""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不能就这样看着你死!女娲石我们不要了!神器我们都不要了!我们走!我们回去!轻水他们都还在长留山等着我们,他们还等着我们回去喝酒!"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朔风之前在九霄塔里为什么能感应到神器的存在,而东方说他能找到勾栏玉了。原来他早就知道了,却瞒着自己。不行!绿鞘和温丰予都已经因为她而死,她再不要有任何人因为她一心找女娲石而牺牲了!

朔风用力抱住她,低声道:"你不想因为救一个人害另外一个人,可是尊上若死了,我知道你也生无可恋。我只是一小块石头而已,就算比起尘埃也大不了多少。有没有我的存在这个世界都是一样的,不会有谁伤心或是不舍。但是尊上就不一样了,他的安危关系到三界兴亡。""

"不是的,我会伤心!轻水会伤心!还有你师父还有糖宝他们都会伤心啊!""

糖宝趴在花千骨头顶上一边用力点头一边努力的擦着泪水。

朔风捧着她的脸:"我第一次有意识的时候,我在水里,迷迷糊糊沉睡了百年或者千年,我醒来蹲坐在岸边,看着水流来去,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又是一百年。然后我无聊了站在山上的一棵树上,看着半山腰的一户人家每天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生老病死,就这样又过了一百年。之后我渐渐有了形体和人的外貌,学会了说话。我去过很多地方,见过很多不一样的人。可是还是没有觉得这一个世界有什么有趣的事情,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存在。于是又回到最初的那条河边,发着呆一晃就又是一百年。突然有一天,尊上正好路过从天空飞过,可能是察觉到神器的气息下来查探然后发现了我。他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可是,我又怎么知道呢!于是我反问他,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尊上看着我,说,如果你想知道自己为何会在这里就随我回去吧,或许终有一天能弄明白。于是,我便这样被尊上捡回了长留山,然后遇见了你,遇见了你们。其实在哪里对我而言都是一样的,我跟他回去,其实或许只是因为可以多一点机会接触到神器。当时我特别想知道,其他的神器是不是也像我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不要说了,我都知道了,我都知道了……"花千骨心酸的快说不出话来。

"但是我很开心我跟着尊上回去了,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候我好开心。特别是中元节的时候我们放水灯,沐剑节那天我们追滚滚鱼,千骨,我活了那么久,始终弄不清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会有人心甘情愿为另一个不相干的人死。可是后来看到你为了尊上那样无惧无畏的样子我就开始有点明白了,而说要和你一起找神器的时候我便已下定决心,就算云散烟消也一定要帮你把女娲石归位,替尊上解毒算是报了他对我的大恩。""

花千骨心头一痛知道他主意已定,猛扑上前想要抢夺最后那封印未解开的轩辕剑,却被朔风先一步拿到手里。

"朔风,不要,我求你,我们还可以想别的办法……"花千骨声音轻柔如絮,仿佛生怕一个不小心便吓到了他。

朔风抚摸着手中的剑:"千骨,每个人其实都会有自己害怕的东西,你跟我说你最怕鬼还有你师父。而我最怕的,是这千年来如水一般冰冷的透骨和孤寂。莫名其妙来到这世间走了一遭,是你让我知道了什么是友情。虽然我没有亲人,可是有你这个朋友就够了。以后每年中元节,记得给我放水灯……""

朔风手指轻点,解开最后一个封印。

"不要!"花千骨的喊声凄厉破云。想抓住朔风的手,却硬生生的穿了过去扑了个空。

"让我看看你的脸,至少让我记住你的模样!"花千骨使劲的伸出手,想要留住他。

朔风浑身散发出巨大的光芒,一声轻笑伴着叹息传来:"我只是块残缺的碎片而已,无法确定自我所以也从不知道该以何面目示人。所以不用看了,我根本就没有脸……不过如果可以,我希望自己能像尊上,可以朝朝暮暮默默守护在你身边……""

说完最后一句话,朔风光芒聚敛,化作星辰一样的颗粒在空中盘旋,同时,四面八方涌来了无数发着光的碎片,顿时漫天星光,她再找不出朔风是其中的哪一个。

无数碎片拼合在一起,组合成一块完整的流光溢彩的石头,女娲石终于归位。十六件神器千年之后再次齐聚。

……

"我可不可以看看你的脸啊?""

"不可以!""

"我可不可以看看你的脸啊?""

"不可以!!""

"我可不可以看看你的脸啊?""

"我都说了不可以了!""

"就让我看看嘛,一下就可以了,长得丑我也不尖叫,长得滑稽我也不笑,长得帅我也不流口水,也不跟任何人说好不好?""

……

回声越来越小,那个一直默默支持她守护她的身影终于也消失不见,花千骨这么久以来苦撑的坚强终于全部坍塌殆尽。紧紧抱住女娲石,跪在地上蜷成一团,失声痛哭起来。只是没有泪水的哭泣,又如何能冲刷掉一个人的所有悲伤?百镀一下"仙侠奇缘之花千骨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