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言情小说>仙侠奇缘之花千骨>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79章 二吻真言

作者:Fresh果果 所属:言情小说 书名:仙侠奇缘之花千骨 直达底部↓
(←快捷键) < <上一章< a>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月,醒醒,小月!"花千骨奇怪的发现自己的真气和内力竟是半点都使不出来了。。。腹腔之中好像有个什么东西沉沉的压制住,一想用力又全部被反弹了回来。来不急细想,轻轻拍打着南无月的面颊,试图唤醒他,可是他依旧睡得香沉。

花千骨从他头顶上穴位顺着经脉一路按下去,南无月终于慢慢有了醒来的迹象。睁开眼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便习惯性的往她怀里钻。

"小月,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花千骨捧起他水嘟嘟的小脸仔细端详着。

"花花……"南无月咕哝一声,四处打量了一下,这才发现二人已不在墟洞之中,却被关在一个巨大的铁笼子里。

"这是哪啊?""

花千骨将他紧紧抱在怀中:"小月别怕,我们被从墟洞里抓出来了,这是长留山的仙牢。""

南无月似懂非懂的看着她:"我们会死么?""

"不知道,或许会吧,小月害怕么?""

"不怕。"南无月无畏的摇头。

花千骨看着依旧一脸天真的他,伸手摸摸他的头,还这么小,什么都没经历过,怎么会明白死呢?

她早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了,死倒也没什么,一了百了。欠绿鞘,温丰予还有朔风的终归是要还的。只是小月怎么办,还有糖宝……

"小月记住了,一会如果要提审问话,你什么都不要说,不论上面要怎么惩罚我或者处置你,你都不要顶撞或是生气。妖神之力太过巨大,我猜他们定会想办法杀你。姐姐自身难保,照顾不了你周全,但是我相信凭你的能力不会轻易受伤。一有机会你就逃跑,无论妖界、魔界还是人界,随便哪里都好,但是切忌不要伤人。你妖力还只恢复了一小部分,是打不过我师父他们的,否则他们更有借口杀你了。""

"那花花呢?我们一起逃跑吧,你不说有机会出来就带我到处去玩的么?我想去你跟我说的那些地方,吃很多好吃的东西。""

"小月还记得我们在墟洞中说好的么?""

"记得,在墟洞里你就一直陪着我,出了墟洞就全部听你的。""

"恩,姐姐做错了事,在墟洞里还可以逃避一时,就当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死了,只好好陪着你,但是既然出来了,就要鼓起勇气去承担当初自己犯的错。小月从生下来就没伤害过任何人,用不着因为自己的能力或者潜在的威胁去偿还谁些什么,所以你只要加油逃出去。但是姐姐若是逃了,就是错上加错。所以小月不要管我,也千万不要想着救我。你知道姐姐若能好好接受师父的处罚,才会踏实才会安心。否则就算逃了也永远都不快乐。""

"花花的师父真的那么重要么?你不要小月了?"南无月鼻子吸了吸气,嘴巴一瘪,眼泪水就开始在框框里打转了。他依旧什么也不懂,只是隐隐有不详的预感,感觉花千骨在跟她交代后事,他并不知道死是什么,有多可怕,他只是不想离开再也见不到她。

花千骨笑了起来,轻轻吻掉他的泪水。

"没有不要你啊,就算你看不见我,我不也一直在你心里么?"花千骨拍拍他的小肚子,帮他把衣服整理好,"你只需要记住我这么久以来跟你说的话,然后做个坚强勇敢的好孩子,千万别做任何危及六界苍生之事,我就什么牵挂都没了。"的

小月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花花怎么说,他就会努力怎么去做的。

只是……

"花花,我好像什么法术也使不出来了……"南无月觉得身体里空空如也,什么力量都没有。

"这是仙牢,可能法力都被封住了吧。"花千骨并没有意识到什么不对。

四周潮湿阴暗,死一般寂静,并未见到什么其他被囚禁之人。戒律阁的刑罚总是来得又快又狠,很少会采用长期囚禁的方法,所以仙牢只是用来临时关押犯人。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突然听见有人。花千骨抬头一看,果然是东方彧卿。她就知道他一定会想办法进来的。

"骨头……"东方彧卿隔着铁栏紧紧握住她的手,"你受苦了……""

"骨头妈妈!"糖宝从他肩上一跳跳到她脸上,泪水大颗大颗的往下落。她怎么可以不带它,自己一个人去冒这么大的险呢!它再也不理她了!臭骨头!呜呜呜……

花千骨紧紧抱住东方彧卿,糖宝在她脸上蹭来蹭去,她忍不住也微微有些哽咽了。

"这是南无月,你刚刚见过了。"花千骨吸吸鼻子,把南无月推到东方彧卿面前。

"小月,这就是我常常和你说的东方和糖宝。""

小月害羞的从花千骨身后探出头来,面颊粉粉的:"你……你好。""

这是他有生以来除了花千骨第一一柱倾天

糖宝嘿的一下跳到他肩上,他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指戳了戳,软软的,不由得开心的望着花千骨笑了起来:"花花,糖宝虫虫好可爱!""

糖宝抱住他的手指亲昵的蹭了蹭,非常喜欢他身上干净又纯粹的味道,哪里有半点像妖神嘛。

东方彧卿笑道:"这下我们有两个孩子了呢!""

花千骨笑着轻轻用额头撞他一下:"众仙商讨结果已经出来了吧?""

东方彧卿面色微微凝固:"妖神必须处死,他们说来说去也不过是什么时候怎么死的问题。妖神之力太强,因为只有每次的月圆之夜其力量才最弱,但是众仙又都等不到阴年阴月阴时了,怕拖久了多生事端。所以定了来年的七月十五在昆仑山众仙齐聚,施万鬼魂天阵,请齐诸天一百八十二路神佛,灭了妖神真身。再次将妖神之力封印回十六件神器……""

花千骨点点头:"幸好,时间还剩很多,你帮我救救小月好么,他明明什么也没做过!""

"你放心,他我一定会想办法的。但是你自己的打算呢?再过一会就要有人来提审你了,他们不可能也拖那么长时间才处置你……""

"没关系,当初我决定做这些的时候就已经料到这一天。你照顾好糖宝和小月我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你说的轻松,可知道将面临怎样残酷的刑罚?""

"我是长留弟子,心里自然再清楚不过,就算是掌门弟子,也难逃死罪。如果师父慈悲,或许能直接赐我一死。""

东方彧卿脸色更差了几分:"或许你把所有事实真相都跟白子画说清楚他会理解免你一死的。""

花千骨摇了摇头:"长留诛仙柱,五百年来钉死了六十六个仙人,不但失却仙身,一半以上都是处以极刑被钉得魂飞魄散。我太了解我师父了。错了就是错了,无论理由是什么,结果是不会变的。""

"骨头,你没必要为白子画做了那么多还一个人承受那么大的委屈,他也有权力知道事情的真相!""

"东方,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不要以为我有多伟大,想一个人默默背负下这些苦和委屈。不想让他知道,怕他难受只是一方面。不管发生什么,事情的结果都不会改变。就算他再不忍,对我也会下杀手,与其让他为难,还不如他什么都不知道。我反而走的踏实,心里有一丝微微希冀着,如果有朝一日他明白了,对我的恼怒会少一点,会多怀念我一分。而如果他已经知道了,死在他手上无论如何我心里是会有委屈的。瞒住他,只是自私又自欺欺人的想自己心里好受一点罢了,你明白么?""

东方彧卿沉默良久的点点头,宁愿被毫不知情的白子画所杀,然后骗自己师父还是疼爱自己的,只是他误会了自己,不知道事情真相而已。也不愿意白子画知道了一切后就算不忍依旧按照长留门规下狠心杀她。

骨头,你知道你自己已经爱他有多深了么?

东方彧卿长叹口气,只是,你也看轻了白子画对你爱护了。或许,就算你是真的做错一切,毁天灭地,欺师灭祖,他也宁可违背自己的原则,不忍心杀你呢?

二人紧紧靠在一起,看着小月蹲在地上和糖宝玩,一会扯着它扭来扭去,一会又用来搓麻条,可怜的小糖宝被折腾的头晕晕眼花花的。

"白子画有心放水,可能是想我带糖宝进来见你最后一面。轻水,落十一,火夕,舞青萝,朽木还有云端他们一直在外面很着急的守着,可是进不来,交代你好好照顾自己,一会三尊会审的时候,千万不要死鸭子嘴硬什么都不说,更不要一时冲动担下所有罪名。""

花千骨感动的点点头:"我没做过的,自然不会随便乱认。你让他们放心……""

感觉到隐隐有人过来了,知道是提审她的时刻到了。

东方彧卿突然俯下身来,声音温柔如蜜般浓得化不开:"我很想相信白子画,也不是对他没信心,只是这人太深,我看不透,更不敢冒任何的险,把你的性命都押在他身上。所以,你自己也要努力去争取……""

"什……""

花千骨刚想开口,东方彧卿便用一个吻将她的所有话封住了。

南无月吃惊的望着这边,隐约知道他们在做羞羞的事情,连忙一只小手捂住自己的眼睛,另一只手捂住糖宝的眼睛,却又忍不住好奇的偷偷从指间缝隙里偷看。

"东方……唔……"花千骨腿一下就软了,脑袋里成了一团糨糊。东方彧卿的吻温柔缠绵到了极点,却又带着深沉有力,酥到她骨子里去了。她半分劲都使不出来,只是惊慌失措的睁大眼睛。

为什么?这么久以来东方虽然会常常说她是他娘子,口头上占一点小便宜逗逗她,可是从来没有半分无礼过。

和师父失去意识时为了吸血的亲吻不同,东方的吻炙热漏*点如燎原野火,熟练而有意识的搜索她唇内的每一寸柔软。她生涩而笨拙的躲避着他舌尖的缠绕,急促的呼吸颤抖着。

这个吻辗转缠绵着持续了很久,东方彧卿终于放开了她,眼神是从未有过的复杂,又带着与他一贯冷静不相符的灼热。

轻轻碰了碰她的鼻尖,感受着彼此的呼吸和心跳,二人都沉默了。

"你……"花千骨有些手足无措的刚想说话。

东方彧卿食指轻轻嘘声,花千骨的嘴立马合上,竟然不管怎么想说都说不出来了。

看着东方彧卿一脸的坏笑,花千骨突然想起初次见到身为异朽君的他时的情景。

……

"只要是我触碰过的舌头,一炷香内不管说什么,都会受我控制哦!""

"哼,我干吗会让你碰到我的舌头啊?!""

……

却原来,竟然是……

"东方!你别闹了,赶快替我解开咒术!"花千骨恐慌起来。

"别担心,我只是让不管问什么你都实话实说罢了,不然我知道,你生意全无,一心受罚,定是什么罪名都往身上担不知辩解的,如果那样,就算是白子画有心都帮不了你。""

"东方!你在说什么!师父他一向赏罚分明,不会对我偏私的。别闹了,赶快替我解开。"花千骨面色越发苍白起来,若是有人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对师父的爱意就兜不住了。

看着惊恐犹如小鹿的花千骨,东方彧卿露出轻佻的笑容。

"想解开也很容易啊,只要你吻我……""

花千骨踌躇片刻,二话没说垫起脚勾住他的脖子,把唇印了上去。东方彧卿长长的惊叹一口气,将她抱得更紧了。感受着她小小的舌尖笨拙的轻触了下他的舌尖然后飞快退回,他及时的缠绕捕捉,久久不肯放她离去。

心头几多幸福又几多苦涩。够了,都够了,骨头,你的前一吻已经还清了你欠异朽阁的所有债。而为了这一吻,我东方彧卿从今往后会把所有都给你,为你做我所能做的一切——

提审的人到了,门突然打开,戒律阁的几名弟子走了进来。

东方彧卿放开花千骨,满脸促狭的对她笑着,花千骨脚步不稳的退了两步。

"东方?""

"骗你的,我下的咒哪那么好解开。殿上好好为自己辩解吧!""

"你!"花千骨气得快要说不出话来。这种事怎么能拿来开玩笑呢!居然还骗她主动亲他!气死她了!

花千骨鼓着腮帮子小脸通红,使劲踢他一脚,却被他灵巧躲过。

"罪人花千骨,长留殿三尊会审。"牢门打开,花千骨走了出去。小月扯着她的手不肯放开,糖宝钻进她耳朵里又被东方彧卿揪了出来。

"去吧,骨头,不要这么轻易就放弃了,也试着努力为自己争取一下。你不光只有师父的,我和糖宝还有小月都还在等着你……""

花千骨低头看了看南无月,又看了看东方彧卿和糖宝,心头一酸,转身走了出去。百镀一下"仙侠奇缘之花千骨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