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言情小说>仙侠奇缘之花千骨>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42章 番外赌局 一、浮生若梦

作者:Fresh果果 所属:言情小说 书名:仙侠奇缘之花千骨 直达底部↓
(←快捷键) < <上一章< a>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夜半三更,一个白色身影蹑手蹑脚进了厨房,开始翻箱倒柜。菜篮、米缸、火灶……掘地三尺,却仍旧两手空空。

"在哪里啊在哪里……""

喃喃自语的声音响起,清透干净,带几分孩童的稚气,有如琉璃相撞,不是花千骨又是谁?

可是若看着面容,你是决计认不出来的,实在是……

在厨房一无所获,她决定爬墙而出。气喘吁吁搬了两块砖头垫在墙角,手扒拉着墙头,脚胡乱蹬着,可就是上不去。

唉,只得又折回,冒险推开卧房的门,床上躺着的人正安静沉睡,背对着她,墨黑长发流水一般淌下地来。

花千骨猫着身子走到床前,伸长脖子张望,果然隐约见床头靠里放了一锦布包好的盒子,不由大喜。左手撑着床沿,右手小心翼翼的去拿。

终于到手了,一时心花怒放,却冷冷一声传来:"小骨。""

手一抖没抓牢,盒子稳稳砸落在对方的头上,"怦"的一声。

"哎哟!"床上的人一立而起,捂着自己脑袋大呼小叫,抬头怒视着她,正是儒尊笙箫默。

花千骨慌了手脚,连忙扑上前去又吹又揉:"爹爹你没事吧?""

"当然有事了!你这不孝女,为了几个馒头就要谋杀亲爹啊!"笙箫默悲愤的控诉。

花千骨哭丧着脸,扯着他的袖子使劲摇啊摇啊摇:"爹爹,我饿……""

"忍着忍着!饿了就去睡觉!""

"可是饿着睡不着……"花千骨嘟起小猪嘴,可怜巴巴的望着他。

"睡不着正好去找点事做,挑水劈柴,抹桌扫地,对了,筐里那堆脏衣服快去帮爹爹洗了乖。""

"人家一点力气也没有……"花千骨要死不活的瘫倒在床上。笙箫默顿时被她的体重压得快喘不过气来,努力伸出脚把她蹬下床去,花千骨干脆躺地上不肯起了,哭闹的打起滚来。

"我饿我饿我饿饿饿饿饿,我要吃馒头馒头馒头头头头头……""

一连喊上个几十遍滚上几十圈,白色碎花小棉袄,已经变成灰扑扑的了。笙箫默看着在地上撒泼的她哭笑不得,这分明就是一个皮球在滚嘛,胖得连脖子都快看不见了,居然还想吃馒头。

"不行!只差一个月你就要去书院读书了!这次减肥一定要成功!""

花千骨泪流满面,抱着他大腿继续摇:"我不要减肥!我不要去书院读书!""

都是为了去那个什么鬼书院,本来自己每天开开心心吃吃喝喝,横行乡里,快乐又逍遥的。结果爹爹非逼着她减肥,把她锁在家里,寸步不离的守着她不准她吃东西。为了不引起她的食欲,笙箫默也自我牺牲陪她啃馒头,只是花千骨每天啃一个,笙箫默每天啃九个。苍天不公啊!

笙箫默扬手给她一个暴栗:"必须去!我辛辛苦苦养了你十五年,就为着这一天呢!你敢不给我瘦下来试试!""

唉,都怪他太心软啊,每次在她死皮赖脸和眼泪攻势下,都举白旗投降,由着她使劲吃。再怎么也没想到,十五年约定之期已到,她居然胖成这个样子。哪里还有半点当初瘦小惹人怜爱的模样。别说二师兄那里自己难以交代,就是给东方彧卿、杀阡陌他们见了,自己也要倒大霉啊。呜呼哀哉,他当初怎么就一时糊涂,争了这个苦差,悔之莫及,悔之莫及……

笙箫默悲哀的望着地上的小肉球,无可奈何的叹口气。一切,都是因十五年前的那个赌局而起。

"不好了不好了!"一个挂着宫铃的弟子慌慌张张的跑到长留后山的凉亭之中。

摩严和幽若正在亭中对弈,幽若请辞长留掌门的条件是能够胜摩严三局,为了早日脱离苦海,一有闲时,她就缠着摩严下棋,虽然棋艺一日千里,却始终还是赢不了。

此番正下到兴头上,见有人打扰,摩严不满的训斥道:"什么事情慌慌张张的!""

幽若趁着摩严抬头之机,飞快的偷偷藏了两个子,心里暗自得意。

"世尊!不好了,本来正在举行仙剑大会,不知怎的那个异朽主就闯进山来了,还带了好些人,弟子们拦不住……""

幽若一听,惊得不由跳了起来:"东方彧卿!他又活过来了!"掰着手指头一数,不对啊,离师父恢复灵识才不到十年,东方彧卿就算转世也不过十岁,怎么可能那么快又来了?"再顾不上棋局,她提起长裙就往长留殿跑,完全忘了掌门人身份。

"真是阴魂不散!"摩严也不由皱起眉头跟了上去。

原本热闹的广场,此刻安静无比。正是每年一度的仙剑大会,众仙齐聚,却突然闯进一个东方彧卿,打断了初赛进程。

东方彧卿在太白山助花千骨拿到多件神器,仙魔大战上又以命相护,许多人都是看在眼里的,再加上有幽若、火夕这等人的传播加工,这三角恋,乃至四角恋,多角恋,已被演绎得缠绵纠葛、感人泪下,传遍整个仙界。

如今这东方彧卿这么大张旗鼓的回来,莫非是来抢人了?众仙众弟子心头纷纷揣测、好奇而激动的静观事态发展。

东方彧卿不是一个人来的,同时还有十八个戴着恶鬼面具的手下从天而降,动作步伐整齐划一到了诡异的地步,仿佛是被他用傀儡术操控一般。他手里拿着折扇,脸上是万年不改的笑容,总是让第一眼看到的人就不由喜欢上他,对他心生亲近。

他笑眯眯的环视众人一周,然后定定的看向坐在最高处的白子画,而白子画右手边方才看比赛看到睡着打呼噜,却又不敢像幽若一样屎遁,现在正揉着双眼迷茫呆滞打呵欠的,正是他朝思暮想的花千骨。

"东方?"听到身边的议论声,知道东方彧卿来了,花千骨一立而起慌乱的四处转头寻找,却因为没听见东方彧卿的声音不能确定位置,眼神无法聚焦。

她依旧看不见。

不过已经能说能听,速度大大超出东方彧卿的想象。这些年,白子画到底用了什么方法,竟然恢复到如此惊人的地步。只是这眼睛不比其他,要想看见,必须魂魄完全复原,至少还得等一百年。

东方彧卿出现,花千骨又是开心又是疑惑,五味夹杂,匆匆忙忙跌跌撞撞几步想往下跑,却被白子画硬生生按住动弹不得。而糖宝趴在她头上暗自偷笑,身为异朽的灵虫,一向都是东方的小内应,自然早就串通一气知道他要来。

"异朽主突然驾临,不知有何贵干?""

白子画淡淡开口,眼睛看着东方彧卿,又仿佛穿透而过。不同于东方彧卿转世仍无半点改变,白子画却似乎比以前更加飘渺遥远,淡薄如云气烟雾一般。以前是触不着,如今是就算抓在手里也会随时散开。东方彧卿不去想他修为究竟高到何种境地,只是不由好奇,这像是一个成过亲的人么?

花千骨心头火急火燎,却又碍于众人还有白子画只得乖乖站在原地。东方既然来了,为什么不跟她说话?他一贯行事低调,独来独往,为什么这次要带那么多人堂而皇之的上长留山,还是在仙剑大会有众多宾客在场之时?

东方彧卿合拢扇子,朝着校场中央停下比试的两人指了指:"久闻仙剑大会之名,我今次特带异朽弟子前来参赛,不知可否?""

下面一片骚动之声,众人纷纷猜测,不知他此举是真为比试而来,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白子画和笙箫默对望一眼,这仙剑大会就相当于江湖中的武林大会,历来只要不是邪魔外道都可参加比试,异朽虽然诡异非常,但实力不容小觑,当初太白山上夺回神器更是居功甚伟,是正是邪还真一时讲不清楚。

见白子画微微颔首,笙箫默道:"当然……""

"当然不行!"话被打断,摩严随着幽若落于观台之上,指着东方彧卿道,"你等未有邀帖,未派人通传就擅闯长留山,已是无礼之极,如今大会已开始,抽签已完毕,若真有意参加,下届请早!""

东方彧卿仿佛早有预料,成竹在胸的抿嘴一笑:"不需要抽签,我想要的,是跟长留上仙光明正大比一场。""

周围又是一阵哗然,众人皆一脸兴奋,果然如此,情敌找上门来单挑了。当年,杀阡陌和斗阑干都曾为了花千骨与白子画拔剑相向。就只有这东方彧卿,始终只是暗地谋划,静静旁观,没有人知道他有多少斤两。听到他如今居然开口挑战,弟子们个个激动的跟着摩拳擦掌,等着看白子画如何回应。这要求提得的确无礼,以白子画的性格不可能答应,但东方彧卿的足智多谋是出了名的,这回又是布的什么局?

果然就听白子画冷道:"仙剑大会向来是弟子间的交流切磋,恕本尊不能奉陪。""

东方彧卿沉吟片刻:"白子画,你不觉得我们之间这场比试拖得太久了么?你占着是骨头师父,近水楼台先得月,难道不觉得对其他人来说太不公平?""

白子画依旧漠然看着他。

"例如我、例如杀阡陌、例如轩辕朗、例如,墨冰仙……""

墨冰仙三个字出口,白子画不易察觉的微微耸眉。

"我想你不会不知道,我跟小骨已经成亲了。""

花千骨看不见,但是感觉周围的气氛越来越紧张诡异,不由吞了吞口水。想要阻止他们,却不敢随意插嘴,毕竟周围有那么多人,她现在的立场,好像说什么都不对。东方到底想干什么呢?突然恨自己法力全失,不能传音问个清楚。

"我来不是为了和你抢骨头的,我知道她心里只有你,所以之前才主动退出。我这次来,只是想要分个胜负。我要跟你比一场。无论输赢,我保证十六年内医好骨头的眼睛,你们依然做众人眼中的神仙眷侣。就算侥幸赢了我也什么都不要,立马离开不打扰你们。""

全场再度哗然,赢了什么也不要,只是为了跟情敌比一场么?只是他再怎么厉害又怎么胜得过长留上仙?这难道是拐着弯儿给花千骨治病的借口?也太奇怪了吧,完全没必要多此一举啊。

十六年治好花千骨的眼睛,仙界的人都已经知晓,这是一个多么诱人的条件。因为这十年来,白子画为了花千骨能早日恢复如常,几乎遍访六界高手,想尽了办法。更有墨冰仙、杀阡陌、斗阑干等人和天庭众仙的鼎力相助,这才让花千骨康复到现在这个程度。没有人不知道,若有谁治好花千骨的眼睛,可以得到长留山、杀阡陌等人多少好处,绝世的珍奇异药纷纷送来。然而想要治好这眼睛,让花千骨的魂魄重新完整,不管怎样努力,少说也得百年。可是如今东方彧卿竟然说有办法在十六年内让花千骨完全恢复,这是集六界之力都无法做到的事啊!

果然,白子画沉默了,似乎正在思考。

摩严不由皱起眉头,他也知道这个条件很诱人,以白子画对花千骨的重视,别说只是比一场,就算更苛刻更过分的要求,相信他都会答应。

花千骨心道不好,紧张的拉扯着白子画的袖袍,她可不想看师父和东方两个人打起来啊。

白子画看着东方彧卿看似真诚实则狡狯的眼睛,其实知道就算他不应战,东方彧卿既已找到了能治小骨眼睛的办法就不会不救。可是他既然开出了条件,自己岂能无端受他的恩惠。他希望小骨的眼睛能早日好,能看见他,不想再等几百年那么久,可是也不想欠东方彧卿的人情,自然只能应战。

"请。"白子画缓缓抬手,算是答应了,众人都倒抽一口凉气。

"师父!"花千骨急得快哭出来,以她对东方的了解,他绝对不可能只是想要交流切磋点到为止的一场比试。

"慢着!"东方彧卿打开扇子摇了起来,一副很欠打的模样,"我只说要跟你比试一场,可没说跟你打架啊,我区区凡体,怎么斗得过你长留上仙,岂不是以大欺小。""

"你到底想怎么样?"摩严怒道。

东方彧卿面色郑重严肃起来:"白子画,我要跟你打一个赌,以十六年为期,就赌骨头被你杀死时说的那一句话,如果重来一次,她再也不会爱上你!""

全场皆惊,别说花千骨、摩严等人,连白子画的脸都白了。

花千骨说那句话的时候,很多人都在场。当时的白子画几乎疯魔的模样,没有任何人忘得了。

"怎么,不敢赌?也对,其实骨头忘记一切成为傻丫的时候,你就已经输了。她的确没有爱上你,她是想要离开你跟我走,可是是你强逼着她留下,最后她恢复记忆,才变回了爱你的那个小骨。真没办法,谁叫她从来都是喜欢坚持的人呐。"东方彧卿眼角堆笑,看着白子画又铁青几分的脸,知道自己再次戳到他痛处。

众人已察觉白子画气场不对,周围一片肃杀,纷纷退离几步。

"若不是你一直高高在上的在骨头身边,谁胜谁负还真说不清楚。你敢不敢跟我赌这一局?""

接着,东方彧卿把规则大概说了一遍。大致就是花千骨重回下界,在对白子画、东方彧卿、杀阡陌或者想参与进来的其他人全都没有记忆的情况下,看最后到底会爱上谁。

他越说,众人脸上的表情也越复杂,花千骨震惊得紧握双拳。

"当结果出来,骨头说出喜欢的人名字的时候,同时也会恢复记忆,不论说的那个名字是不是你长留上仙,相信她都会像上次一样回到你身边。之后恢复视力和法力,一切又变回原来的样子,你什么损失都不会有,如何?"东方彧卿直直的盯着白子画。

"不行!这是什么赌局,简直就是儿戏!"摩严怒道,笙箫默却顿时双眼放光的坐直了身子。

众人这下总算明白了东方彧卿是什么意思,还有此行的真正目的。他想重新获得追求花千骨的公平的机会,所以只能用这种方法。话虽是那么说,对白子画似乎没有损失。但要是到最后花千骨真的如她自己当初所言,爱上的人不是白子画而是其他人。就算短短时日的爱,不可能有爱白子画那样深,最后依然会回到白子画身边。可是两人之间,已经有无法弥补的裂痕了。不攻自破,东方彧卿这招真是歹毒啊。

可是就算面对所有人都能看出的险恶用心,白子画也只是稍微沉思了两秒,淡然道:"我跟你赌。""

全场顿时沸腾了。东方彧卿也露出早知如此的微笑。

花千骨愤怒了,师父居然答应了!有没有搞错!她一跳而起大声咆哮起来:"我不愿意!""

他们俩什么意思!居然用她来打赌!她爱喜欢谁喜欢谁,管他们什么事。她宁愿一直瞎着,也不要趟这趟浑水。把一个什么都不记得的她扔下界去,要是她真的一时糊涂喜欢上其他人那还得了!以后她还有什么脸回来见师父!

"骨头不愿意?我原本以为你对自己的爱很有信心呢!"东方彧卿在扇子后面偷笑。

白子画低下头看她。

"我我我当然有信心……"花千骨涨红了脸,东方到底想要干什么,这事可大可小,开不得玩笑啊。

"既然如此,你也觉得不管在什么情况下,你都只会爱上白子画一人。那就来赌这一把吧,当成是游戏也行。而且你下界之后失去记忆,魂魄相移,立马就能看见了,十六年后治好眼睛也能看见,再不用受黑暗之苦。""

"不行!我不同意!"花千骨举起拳头坚决反对沦为他们赌博的道具!上次失去记忆她心有余悸,是真的打算跟着东方私奔了,这次要是又犯同样的错误怎么办?何况上次傻丫还算是被师父养大,这次按照东方规则里所说,要十五年之后才能见面,师父他们下界又不能以原本面目,那么多人,她怎么能认出他,喜欢上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这个赌局对他们两人的确是没有损失,可是到最后,说不定真正输的,是自己。

"小骨,别怕。"白子画突然伸手抚上她的头,轻声安慰着。

花千骨不明白他哪里来的信心,他怎么就敢冒着失去自己的风险呢?她抬起头看着白子画,可是她什么都看不见,眼前只有一片漆黑。

她是越来越看不清楚他越来越不懂他了,不懂他成亲那么久为什么始终不肯碰她,却借口说不想在她看不见的时刻,要等她完全康复。不懂他近年来每日清修,经常闭关,对她越来越冷淡。

那句"重来一次再也不要爱上他"的话,只是当初痛到极致,随便说说,当不得真啊。她不知道白子画是真的这么在意。还是说,他厌倦了一直照顾什么也看不见的自己?

他宁肯和自己分离十五年,冒着失去自己的风险也要赌这一场?他难道不知道,就算一切如东方所说,不管她的选择是什么,她只要恢复记忆了就永远不会离开他,可是这会给他们的感情造成多大的裂痕!这些他都不在乎么?

这世上,最不可赌、最容易输的,就是感情了……

"我不管!我不同意!你们要赌自己赌去!我不参加!"花千骨气冲冲的转身就走,只可惜因为看不见走路缺乏气势,差点没摔倒在地,幽若连忙跳上前去扶她,白子画眼中闪过一丝心疼。

主角走了,剩下的人面面相觑,这种事也难怪一向好脾气的花千骨那么生气。

东方彧卿向白子画拱手道:"既然尊上已经答应,这赌局暂且定下,众仙为证。至于骨头,我相信尊上一定能够说服的。""

笙箫默兴致勃勃的轻敲桌面:"直接消去小骨记忆就是了,为什么要等十五年后。""

东方彧卿笑了起来:"我想大家都愿意看到的是一个真实的小骨,而不是虚假填充的记忆。况且,我需要时间来帮她配制治眼睛的药,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不到十岁的我,怎么参加这个赌局呢,总要给我点时间吧!哈哈!""

众人又是一惊,居然没有任何人看出东方彧卿是使了什么障眼法。原来他转世还未成人,依然是孩童身躯。自然是不肯这样就参加赌局的。

东方彧卿带着异朽的人离开了,仙剑大会继续进行,可是众人早已失去了观战的兴趣。毕竟大会年年有,可是六界之中,已经好久没有这样有趣的事发生了。百镀一下"仙侠奇缘之花千骨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