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言情小说>仙侠奇缘之花千骨>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43章 番外赌局 二、放手一搏

作者:Fresh果果 所属:言情小说 书名:仙侠奇缘之花千骨 直达底部↓
(←快捷键) < <上一章< a>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花千骨把自己锁在房里气呼呼的不肯吃饭,夜里白子画来,花千骨更郁闷了,锁拦不住他,打又打不过他,看也看不见,跑也跑不远,反正他就是吃定自己了!

她蜷在被窝里把头蒙住,背对着白子画。好半天没听到动静,不由竖起耳朵。突然听见悉悉索索布料滑落的声音,不由脸顿时红了起来。哼哼,美男计也不管用。

白子画脱了外衣,在花千骨身边躺了下来,也不说话。

花千骨自己忍不住了,扭动着跟糖宝一样,慢慢往他身边蹭。掀起被子把他身子盖住,整个人就四脚扒拉的抱了上去。不由啐自己,哎,真没出息。

可是谁叫他们分房睡很久了呢?先是分床,最后白子画干脆就搬隔壁去了。她抗议无效,夜里经常制造动静或者哇哇乱叫,惹得白子画匆忙赶过来。虽然每次都知道她是在喊"狼来了"胡闹,可是依旧很迅速的赶来,陪着她大半夜直到她睡着,但依旧不肯和她一起睡。久而久之,她自己也觉得内疚没意思。如今,好不容易有人主动送上床来,她怎么肯放过。

习惯性的爬到他的身上,尖尖的下巴枕在他胸前。两只小手去寻他的手,身体每一寸都紧密接触在一起。刚刚暴躁郁闷的心情,逐渐平复下来。

"小骨,你师叔会陪你下界,以爹爹的身份照顾你。""

花千骨一听白子画又提起赌局的事,气的翻身而下,背对着他:"我说了,我、不、去!""

"很快你就可以看见了,只要十五年,师父就去接你……""

白子画从身后环住她,右手轻轻覆上她的眼睛。

花千骨气得牙痒痒:"大不了瞎一辈子!""

"小骨!"白子画轻斥。

花千骨皱起鼻子:"你就舍得离开我这么久么!""

白子画停顿片刻:"舍得。""

"你就不怕我被其他人拐走了!"花千骨愤怒了。

"不怕。""

花千骨不知道他的意思是无所谓她跟别人跑了,还是有信心她不会被拐走。哪里有人会愿意把自己心爱的人当成道具,和其他人一起追逐的!实在是太过分了!

"好!我赌!我赌!明天就开始!你到时候别后悔!""

花千骨爬起身来,光着脚丫就气呼呼的冲出了门。

白子画看着她微微有些摇晃的背影,眼神反而更加坚定了。她知道花千骨最近一直在生他的气,怪他越来越冷淡了。可是修仙讲究清心寡欲,他必须集中一切精力不断提高修为完整她的魂魄。她这一生为他吃了太多的苦,无论如何,他要她健健康康的站在他面前,能够看见他、看见一切。

花千骨在幽若房中走来走去,幽若趴在桌上,手里拿着毛笔逗糖宝。

"师父,你真的答应了啊。""

花千骨恨恨跺脚:"他都已经答应了,我再反对又有什么用,最后还不是得屈服,还不如干脆点。""

可是气话归气话,现在不是纠结赌不赌的问题,而是怎么赌赢的问题。要是喜欢上的人真的不是白子画,要出大问题的。

"师父你怎么这么没有信心啊!当初在瑶池群仙宴,众人中你不就一眼相中的尊上嘛。""

"我当时是少不更事,被他美色所惑,可是这次下界他们都只能用普通面目示人,我怎么认得出。况且你又不是不知道师父他一向都冷冰冰的,不擅言语。而东方一笑起来,迷得人魂都没了,分明就是占尽便宜!""

幽若哈哈笑了起来:"才半天时间,这事已经传遍整个仙界了。我听说好多人争着要参加这次赌局,杀阡陌、墨冰仙他们不说,还有好多暗恋师父你或者和尊上有过节的。另外一些闲得无聊的仙人也抢着要跑龙套。我刚刚也报名参加了!当然还有糖宝、十一、火夕他们。我想保留现在的模样,而且作为长留弟子怕我泄密,到时候必须跟你一样消去记忆。""

花千骨狂晕不止,她怎么觉得这场赌局成了过家家了,而自己成了人人争抢的肉骨头?

"不行!必须想个必胜的法子!""

"不能作弊的,东方彧卿请了南斗星君、北斗星君他们十二时辰严密监视,有人对你说出实情,或者不小心说漏嘴,甚至任何引导性的话语,都会被电闪雷劈的。""

"……""

花千骨无语,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搅合进来?

"现在没参加赌局的人也都在下注,买你们谁会赢。大家都很期待呢!""

花千骨咬牙切齿,突然想到一点:"下界后大家的名字会变么?""

"这次参与赌局的有许多人,有儒尊和清流这些当群众演员的,还有想要博得你好感的如东方和尊上他们,是不会失忆的,但是不能对你说出实情,还有不能以本来面目示人,以免你被美色所诱。因为人数太多,为了方便辨认,防止作弊,所有人还是使用本名,这对结局没有影响。""

"这就对了!"花千骨一拍桌子,"毛笔拿来。""

幽若把手中的笔递给她:"师父你要干什么?""

"快,你帮我写几个字在手臂上,用法力写,就写‘我爱白子画',这样就算我下界也能够看见,从小看着,久了一定会有影响,等十五年后,真的出现白子画这么一个人,要再注意到和爱上就容易多了。""

幽若也不由开心拍手道:"就像催眠暗示,师父你太聪明了!""

第二天下午赌局便要拉开序幕了,眼看她和白子画就要有十五年的分离,而且在这十五年,她和笙箫默遁入凡间,其他任何人都不能试图寻找、联系或窥视,完全断绝音信,以防止有人提早加入赌局,暗中默示引导。

因为花千骨还在生白子画的气,心头虽然万千不舍,却没有依依惜别。眼看时辰已到,她还是忍不住跑到白子画房里,却发现他人已不在,估计先去了涅仙池。

"骨头。"突然有人在身后叫她,是东方彧卿。

花千骨气不打一处来,许多事想跟他问个清楚,东方彧卿却上前一步把食指压在她的唇上。

"不要问我为什么,以后我再跟你讲。来乖,把嘴张开。""

花千骨的嘴不受控制的张了开来,东方彧卿不知道放了个什么东西在她嘴里。

"你喂我吃了什么?""

"好东西。"东方彧卿眉眼带笑,手不经意的往她作弊写了白子画名字的地方轻轻一抹。

"我带你去涅仙池,大家都等着呢!""

东方彧卿对一路上花千骨追问的问题概不回答。

上九重天到了涅仙池,这是仙界之人被打下凡间,或下界历劫必经之路。花千骨知道多说无益,可是心头还是不由涌起一阵彷徨恐惧。

师父……

她咬着下唇不肯出声,甩开白子画伸来牵她的手,也没心情听周围的人都讲些什么,气鼓鼓的跳下了涅仙池。身子在下坠过程中越来越小,很快就变成了幼孩模样。待到成为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婴儿时,笙箫默一甩长袖,直追而去,把她小小的身子又勾了回来。这样便不用轮回投胎于哪户人家,省了许多麻烦。

白子画上前,伸出手捏了捏花千骨的小脸,她的眼睛此时已经能够看见,好奇的打量着白子画,张嘴去咬他的手指。

白子画嘴角轻扬,低声道:"照顾好她。""

笙箫默看着怀中小脚乱蹬的可爱娃儿,笑咪了眼睛:"放心,交给我吧。十五年后见!""

说着便抛下众人,带着花千骨直奔凡间去了。

如今,一晃便是十五年,笙箫默不只一次后悔自己一时冲动,揽下了苦差事。原来养个孩子这么不容易,何况赌约中还有规定,不到生死关头,任何人不得使用法术。

他们住过许多地方,好歹银子是不缺的。笙箫默难得来凡间,自然要到处看一看。没有人犯规前来打扰,一切都按预想中进行,只除了一件事。

——花千骨吃成了个大胖子。

笙箫默欲哭无泪,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以前只道小孩子长身体,吃得比常人多一点也很正常。等他反应过来事情不对时,花千骨已经成了个小胖妞,身材有同龄小孩两个那么粗。她对食物有着惊人的执着,好像再多都填不饱,总是觉得饿。嘴一刻也不肯闲着。

如今期限已到,赌局正式开始,为了方便众人同时接触,地点定在了杭州的一所书院。而参与赌局的人自然扮演的是书院中的学生和老师。至于最后谁能赢得芳心,就各展其能了。

不过估计他们要是看到花千骨现在的模样,怕是立刻要吓得有一半人弃权吧?呜呼……他就准备好受死吧!

一大清早,花千骨便被笙箫默拉起来收拾打扮,脸上扑层白白的粉,再擦上红红的胭脂。换上新衣服,头发上插一支珠钗,脖子上挂条金项链,手腕上还戴着翡翠镯。花千骨觉得自己很像地主婆,可是身为地主婆连平时做早餐的一个馒头都吃不上了,怕她中途逃学,笙箫默特意雇了顶轿子,几个壮汉一直把她送到书院门口。

花千骨欲哭无泪,从轿子里钻出来已经奄奄一息。

周围的人看见她都不由私下议论偷笑起来,道是哪个有钱人家的小姐,养得白白胖胖的,路都快走不动了。

花千骨抬头看了看,崭新的四个黑底金漆的大字——长留书院。

好吧,读就读吧,好歹以前她也是上过几天学堂的,爹爹也教过她几个字,她虽学得不好,倒也不讨厌就是了。

周围的学生从六岁到三十岁的都有,但大多数是跟她差不多年纪的。听说这家书院以前叫菩提书院,就一个姓秦的老秀才在主持,后来学生越来越少都快倒闭了。前不久却得到巨额注资,聘了许多厉害的老师和有名气的人来教书,还有许多达官贵人参加剪彩,宣传声势很浩大,这次开学,便有很多杭州城的富商把孩子送到这里来了,花千骨就是其中之一。

她也不知道爹爹为什么对在书院读书这么重视,她估计是嫌弃她了,想让她在书院赶快遇上个好人家嫁了吧。送子女来这读书的人大半抱的都是这种想法。

入学的新人大概有一百多个,全都聚集在广场上点名,一会将通过抽签分成梅兰竹菊四个班。

虽然书院换了名字,但是院长还是秦秀才。他年纪有些大了,和身旁坐着的一堆或请来或不请自来的教书先生比起来,显得很没气势。

他先致词欢迎了下新同学,展望了下书院的美好未来,然后开始介绍老师们。书院除了四书五经等为必学科目,其他老师讲的课都可以选学。

"这位是京城来的阎文道阎老夫子,以后给你们讲易学。这位是东方彧卿,给你们上……""

"书法。"东方彧卿接话,笑得温文儒雅,台下一片抽气声。

花千骨饿得头晕眼花,连抬眼瞧的力气都没有了,早上的太阳还不算毒辣,却也晒得她额头上频频出汗。

接下来老师们全都简短的介绍了下自己。

"我叫烈火,负责教给你们厨艺。"下面一片惊讶声。

"我叫雷音,以后教你们医术和针灸。下面又是一片惊讶声。

"清流,我教的课是酿酒和喝酒。""

这次连秦院长都不由皱着老脸,悄声问道:"这喝酒也要教的么?""

"这是自然,酒桌可是与人交流的重要场所。""

"这倒是……"秦院长抚抚胡须。

"我叫落十一,欢迎加入我的小动物饲养协会。""

"老夫洛河东,专门教除妖捉鬼!"他的声音如同炸雷,下面学生全傻了,这书院果然与众不同,怎么什么都教啊!""

"墨冰,教绘画。"下面松一口气,总算有个正常的了。

此时台上一头红发,好像是番外人的女子开口:"大家可以直呼我北海,暂时没想到什么可以教大家的,就开游泳课好了。"大家目瞪口呆,居然有女夫子,而且不止一个。她刚说完,另一个女子也开口了。

"我叫杀阡陌,关于刺绣、裁剪、化妆保养、服饰搭配,只要是与美貌相关的,都可以来问我。""

北海已经算是容貌艳丽的了,可是和这个女子比起来,简直就差太远了。下面所有人都沸腾了,就连男生们都打定主意必选他的课。

杀阡陌已经在人群里瞅了几圈了,就是没找见他心爱的小不点。

他要参加赌局,可是又不肯以平凡面貌示人,在他看来,平凡就是丑,还丑得没有特色!和东方彧卿讨价还价半天,终于达成协议,可以以胜于常人的外表出现,但是前三个月必须得以女子身份。

杀阡陌心思一向简单,想着反正之前小不点也以为他是姐姐,赌局他也没抱太大希望,就是来玩,还有给东方彧卿搞破坏的。你想啊,输给白子画就算了,他还算心服口服,要是输给一个破烂书生,还叫他怎么混啊。所以哪怕以女装出场,他杀阡陌也要做所有人里最漂亮的!

接下来更多人做自我介绍,真是教什么的都有。武术、拳法、暗器、种菜、雕刻……别说下面学生,就连秦院长都不停抹汗,他到底都请了一帮什么人来啊!

花千骨又饿又累,出门时笙箫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她塞进一件号称什么"瘦身衣"里面,带子勒得她都快断气了,她只觉得头晕眼花,旁边的女生好心扶住她。

"你没事吧?""

花千骨摆摆手,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脸涨成猪肝色,这时就听上面一阵清冷的声音。

"我叫白子画,我会教给你们,什么是耐心。""

仿佛一股清流注入心田,稍稍带来点凉意,不过听上面的介绍,她已经知道自己今后没好日子过了。原本以为到书院来,就是学学字画,看看四书五经的,没想到这么折腾。

上面足有三十多位老师,大家差不多都认识了之后,开始点名上前抽签分班。

这时台上的人都竖起了耳朵,因为他们当中到现在还没有一个找到花千骨在哪里,哦,当然,一直折扇轻摇的东方彧卿除外。

"南祥。""

"在"被点到名字的学生上前抽了签,交到落十一手中。

"梅班。"听到自己的班号,便往班级的队伍走去。

"火夕,竹班。""

"流火,竹班。""

"如霜,兰班。""

……

与计划中一样,幽若、火夕、舞青萝、糖宝还有长留或者别派弟子大都到了竹班和花千骨一起,与当老师不同,他们之中,大多都是消除记忆了的。

终于,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响起:"花千骨。""

台上的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等了十五年的游戏终于要开始了。

叫了两遍,台下没有反应,落十一继续叫。

花千骨摇摇欲坠半昏半醒,这才反应过来轮自己抽签了。她艰难的迈动小粗腿,从队列里出来,走到落十一面前,落十一半张着嘴巴看着她整个人都傻了。

"小不点!"杀阡陌手中的团扇也掉在地上,从座位上一立而起。眯起眼睛左看右看,虽然胖得有点变形了,可那张小脸不是花千骨又是谁。

脚步一个踉跄差点没晕过去,墨冰仙慌忙扶住他,也是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

全场一阵诡异的静默,花千骨浑然不觉的抽出签看了看,竹班。

松一口气,差不多快完了吧,她实在是饿得撑不住了。摇摇晃晃向队伍走去,完全没意识到台上所有眼睛都痛不欲生的望着她。

太阳似乎都不忍看的躲入云间,一阵凉风吹来,鼻子痒痒的,花千骨长大嘴巴。

"阿嚏!""

同时传来的,还有一阵崩断和撕裂的声音。她僵住了,背上似乎凉悠悠的,裂开好大一道口子,那件瘦身衣光荣牺牲,她的肉肉争先恐后的跑了出来。

顿时,浑身都轻松了,花千骨深深的吸一口气,可是身子已经不听使唤的倒了下去,晕了。

全场沉默了三秒这才反应过来,落十一和墨冰仙第一时间冲了过去。

却见杀阡陌捋起袖子大骂道:"该死的笙箫默,老子跟你拼了!""

花千骨醒来的时候发现天已经黑了,她正躺在自己家中。

"爹爹!我饿!"她张嘴第一句话就喊。

"等着。""

不一会,笙箫默从外面端了碗粥进来,花千骨很惊喜的在里面发现了几粒米和两匹菜叶,咕咚咕咚喝完了。

"爹爹!我还饿!""

"饿饿饿,每天就知道喊饿!叫你好好读书,开学第一天,居然在全书院面前给我丢那么大的丑!"笙箫默忍不住伸手戳她的额头。

花千骨哭丧着脸,抱着他袖子顺便擦擦嘴,抬起头来才发现不对劲,,

"爹爹,你的脸怎么了?"好大一只熊猫眼啊!

笙箫默没好气抱胸道:"撞的!""

还好意思问,还不是她害的,杀阡陌背她回来,进门就是一拳。

唉,是啊,都不能用抱的了,不是重量问题,而是体积环不住啊,只能沙袋一样背回来,杀阡陌脸都气绿了。

可是这能怨他么,这吃也是罪不吃也是罪。

真没想到他堂堂儒尊,保姆就算了,居然还会落到被人揍没有理由还手的田地,唉唉唉……

第二天花千骨去书院,好说歹说吃了一个馒头才肯出门。

教室里,眼巴巴瞅着旁座的女生在吃烧饼,直咽口水。

"你要么?"正是昨天扶她的女生,长的清秀可人。

花千骨毫不客气的接过烧饼大吃起来。

"我叫幽若,你昨天晕倒了,现在没事了吧?""

"没事。"花千骨摇头,"我就是没吃饱,我爹爹要我减肥。""

坐前面穿绿衣的娇小玲珑的女生也转过头来:"我这还剩些桃花酥,你吃么?""

花千骨连连道谢,差点没泪流满面,原来书院也还是挺不错的嘛,她还担心自己来了受欺负。

"我叫糖宝,你叫什么?""

"花千骨。""

"你不想减肥啊?""

"想,可是我更想吃东西。""

"那以后我有好吃的都留一点给你带来。""

"我也给你带。"幽若笑眯眯的说,伸出手戳花千骨的脸戳着玩上瘾了,一戳一个坑。

花千骨感激的点头。

没过几天,花千骨便和周围的人熟识了,原来交朋友不是她想象中那么难,其中也有因为她胖嘲笑她的,但是发现不管怎样花千骨都憨笑不生气,便也觉得没意思了。大家的精力,基本上都放在各位老师身上。

课基本上都是选修,花千骨自己选了烈火的厨艺课和墨冰仙的绘画课,然后被糖宝拉着报了东方彧卿的,又被幽若拉着报了白子画的,最后杀阡陌找上门来,强逼着她选了自己的课,搞得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说来原本好多兴致勃勃跑来参加赌局,想趁机在白子画和她之间插一脚,以显自己多么有魅力,能胜过长留上仙的各路神仙们,在目睹了花千骨的这副尊容后,一日之间就弃权了一半。不再追求,只作壁上观。

剩下的人中最有可能获胜的几个莫过于白子画、东方彧卿、杀阡陌、墨冰仙,然而除了杀阡陌每天围着花千骨前后打转,一会带她去逛庙会,一会带她去放风筝,一会带她下馆子,其他几个都没有什么动静。

杀阡陌因为约定至少要三个月才能告诉花千骨自己是男的,已失了先机,所以拼着命的对她好,想以日久深情来取胜。

花千骨也发觉自己身边好像突然多了很多人围着转,颇有些不适应。不过除了吃,其他事情并不是很在意。偶尔收到别人送的鲜花礼物或者情书,她也认为是恶作剧。吃的东西会留下,其他的全都扔了。

于是众人摸到窍门,谁拿得出好吃的,花千骨就乖乖跟谁走,每天便用美食利诱。花千骨就觉得有点奇怪,怎么总是那么多老师同学要请她吃饭啊?

这天,花千骨、糖宝还有幽若混吃混喝后,一起回到家里。

一般人为了避嫌,时常会她们三个一块请,落十一就是。

不过经幽若观察,其他人都是拼命给花千骨夹菜,落十一是拼命给糖宝夹菜。

"千骨,书院的老师好像都很喜欢你啊。""

花千骨点头:"可能我爹爹跟他们认识吧,或者走后门了,让他们多关照我。"花千骨觉得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话说,你爹爹呢,今天怎么没看见他啊?"幽若扭捏道,她每次来,见到笙箫默那懒懒的模样,心就跳得噗通噗通的。

"哦,可能是出去斗蛐蛐去了,一会就回来了。""

"千骨你娘亲呢?""

花千骨挠头:"我不知道,我问我爹他都懒得跟我细说,就说跟人跑了。""

幽若顿时满是怜惜的看着她:"你爹爹一个人带大你肯定很不容易,我看他还很年轻啊,为什么不再找一个。""

"他一天游手好闲,再找一个估计又得跟人跑了吧!"花千骨吃饱了仍然嘴停不下来的嗑瓜子。

幽若在心里呐喊,不会的,如果是她,一定不会跑。

糖宝问:"千骨,你有意中人了没有?我家人送我来书院,就是想我找户好人家。"糖宝口中的家人,自然也是跑龙套的仙人扮的。除了花千骨和笙箫默,其他人下界都还不到一年。

"意中人?""

"是啊,咱班那个火夕和舞青萝不就好上了?听说家里也很满意,估计念完书就成亲呢。""

花千骨歪着脑袋想了想,她印象深刻点的就三个人,一个是东方彧卿,总是喜欢眯着眼睛对她笑,握着她的手教她写字的时候她心跳得好快。一个是墨冰,画技超群,人也不管走到哪里都像一副水墨画。花千骨经常能感觉到他的视线,远远的,略带哀伤的落在自己身上,让她有融化的错觉。还有一个就是班上的流火,别人都给她带吃的,只有他记得给她带喝的。每次当她吃太多哽得不行的时候,他简直就成了大救星。而且他很优秀,成绩很好,不管学什么都做得最棒,让笨笨的自己佩服不已。

"说起意中人,我一直还挺担心的。"花千骨皱起眉头。

"担心什么?""

"担心我以后会嫁给一个白痴。""

"啊?"糖宝和幽若都笑了起来。

"是真的啊,我从生下来,手臂上就有奇怪的胎记,是一行字呢!""

花千骨捋起袖子给她们俩看。

手臂上真的写了四个字。

——我、爱、白、痴。

幽若和糖宝顿时无语了:"这不是你自己写的?"~

"当然不是,不管用什么办法都洗不掉。每次我去问爹爹是怎么回事,他都笑得东倒西歪的捶桌子,直赞谁谁谁有才,我都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这的确有点奇怪呢!""

"是啊,而且很神奇,难道我今后真的会喜欢上一个白痴?""

糖宝哈哈大笑:"只要喜欢,是不是白痴都无所谓嘛!""

"说的也是,糖宝你有意中人了?""

糖宝丝毫不害羞的点头承认,嘿嘿笑着大声宣布:"我喜欢落夫子!他居然知道我不喜欢吃肉喜欢吃蔬菜叶子!前些天他还给我买糖葫芦、教我剪纸!""

幽若完全无法理解,花千骨却深有同感的点头:"我也只要将来的相公不嫌弃我胖,能好好待我爹爹,不阻止我吃东西就行,白痴一点也无所谓。"百镀一下"仙侠奇缘之花千骨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