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武侠修真>一刀倾情>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400章

作者:安喜县尉 所属:武侠修真 书名:一刀倾情 直达底部↓
(←快捷键) < <上一章< a>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众人随着司徒桥缓缓前行,在无底深渊之上曲曲折折,人人都是万分小心。走走停停了大半个时辰,忽听司徒桥说道:"到了!""

众人心下一凛,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只不过这通道宽只丈余,刘涌走在司徒桥身后,他后面便是楚丹阳。是以除了刘、楚二人之外,后面的人都看不到前面是什么情形。

刘涌和楚丹阳却是看得清清楚楚。火把光照之下,只见两三丈外,居然出现了一座高大的寺门。

这寺门嵌入石壁的一个凹进的裂缝之中,高达两丈有余,共分为三座门。左右两侧的寺门较小,中间的寺门高大宽阔。这寺门几乎将山壁的缝隙完全遮挡住了,不知道寺门之内是什么模样。

司徒桥此时也停下了脚步,右手先是抓了一把银粉,向前用力一挥。待得银粉纷纷扬扬飘落下来,恰好在他脚下至寺门之间,形成了一条银光闪闪的通道。司徒桥慢慢向前走去,直到一处石阶之下,这才停下了脚步。这石阶共有九级,登到顶端便是寺门的所在。

刘涌和楚丹阳被眼前高大的寺门所震撼,一时之间忘了迈步向前。只不过他俩身后的十余人却跟了上来,借着司徒桥手中火把的光亮,已自看到了那座寺门。人人心中都是一凛,面对着高大雄伟的寺门,心中不由生出了一丝惧意。

慕容丹砚站在厉秋风身边,看着模模糊糊的寺门的影子,颤声说道:"这座寺门怎么这样可怕,倒不像是真的……""

她话音未落,司徒桥已抬脚走上了石阶。只是他走得极慢,每一步都将腿高高抬起,然后慢慢落了下去。待在石阶上踩得极为踏实之后,才会迈出下一步。

众人眼见着司徒桥一步一步走上了石阶,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又会生出什么变故。好在司徒桥走得极稳,一直走到石阶的尽头,却也并没有什么怪事发生。

司徒桥走到寺门前,抬头向上看了看,这才回头对众人说道:"大伙儿上来罢。""

群豪这才随后跟了上去,走上石阶之时,却也是小心翼翼。初时离远了没有发觉,待得踩上石阶,才发现石阶是用青石铺成,表面打磨得如明镜一般。众人这才知道司徒桥走上这台阶之时为何要高抬腿轻落步,但是因为这石阶表面打磨得太过光滑,一旦走了急了,只怕会失足摔倒。

众人走上石阶尽头之后,便到了寺门前。此时比方才看时,更觉得这寺门高大无比。而且隔得远了,只看到这寺门巍峨雄伟,到了近前仔细一看,却发现寺门顶上铺的是琉璃瓦,檐下用彩笔画着各种图画。横梁涂着大红色,看上去更增威严。

厉秋风转头向来路望去,由于众人都已走到寺门之前,火把光照范围已移至石阶之上。铺在通道上的银粉失去了火把的光照,却也不再闪光。是以回望来时之路,再也看不到通道的影子。似乎在台阶之下,便是无底深渊。至于对面石壁上的那处圆盘,早已隐没于黑暗之中。

忽听朱三家说道:"他妈的,真是见了鬼了!静心寺我来了五六十次,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这座寺门?""

司徒桥冷笑道:"你如果不是存心欺瞒,便是当时看到的只不过是一座假的静心寺。""

朱三家瞪大了眼睛,对司徒桥说道:"怎么会是假的?寺院门前明明写着‘静心寺'三个大字……""

他说到这里,声音蓦然间停了下来,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只不过这神情慢慢地转为迷茫,最后却是一脸恐惧。

慕容丹砚奇道:"朱大哥,你怎么了?""

朱大哥颤声说道:"假、假的……怎么会是假的……门、原来它没有门……""

众人不知道朱三家喃喃自语说的是什么意思,见他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却也不好追问。司徒桥却不管这些,对朱三家道:"想起来了罢?你去的那个地方,是通过平门进入的,压根就不是真的静心寺。不过姚广孝对你的祖宗还算不错,没想着杀人灭口,斩尽杀绝。让你朱家人进入的虽然是一个假的静心寺,只不过确是一处躲避敌人追杀的所在。不过你们朱家人也真够笨的,那寺院既然不是真的,随便推开一座殿门进去看看便知,偏偏要老老实实的站在院子中,被姚广孝戏弄了一百多年……""

司徒桥一边出言讥讽朱三家,一边在寺门前走来走去,仔细察看三座寺门。

朱三家失魂落魄地站在一边,对司徒桥的讥讽之语似乎充耳不闻。厉秋风忍不住安慰他道:"朱大哥,其实也算不了什么。姚广孝行事出人意料之外,想来是怕泄露了他的秘密,这才造了一座假的静心寺。只不过他对朱家先祖并无恶意,你也不必沮丧。""

朱三家摇了摇头,道:"厉公子,我并不是对姚广孝有什么怨恨。只是想想这三十多年……不,应该是将近百年,我朱家世代守在虎头岩外,每年都会将粮食运入山中。想不到这番辛苦,竟然只是大梦一场。唉,可怜我那些祖先,被牢牢拴在虎头岩,每日里如行尸走肉一般……""

他说到这里,语带呜咽,再也说不下去了。

厉秋风知道朱三家是因为朱家受了姚广孝的欺骗,这才怅然若失。只是这事情实在无法安慰,只得苦笑了一下。便在此时,却听司徒桥说道:"这寺门倒有点古怪,只怕其中大有文章。""

众人心下均想:"咱们自从进入这里,哪一处没有古怪?你这话如同放屁,全然没有半点用处。""

司徒桥转过身子,对朱三家说道:"你说你见过的那座静心寺没有寺门,是也不是?""

朱三家点了点头,颤声说道:"若不是方才见到这座寺门,我还想不起来。那里确实没有寺门,过了一座石桥之后,便是院子。正对着石桥有一座大殿,却也并不算大。左右各有一排厢房,比大殿又要低矮不少。我朱家先祖言道,若是进入静心寺,只能在院子中暂避,万万不可进入大殿或厢房之中,否则会有极可怕的事情发生。是以这百余年来,我朱家之人即便是到了静心寺,也只是在院子中停留片刻而已。""

慕容丹砚说道:"朱大哥,为何你想起那寺院没有寺门,便断定它是假的?""

朱三家道:"姑娘有所不知。凡是寺院,最重寺门。若是没了寺门,便也称不上是寺院。姚广孝是僧人,自然知道这个道理,岂有建寺而不造寺门的道理?只不过我朱家历代先祖,均视姚广孝如神仙一般。他将守卫洞窟的重任交由沙、朱两家先祖,自然没有欺瞒二人的道理。唉,想不到啊想不到,他做任何事都留有后手。只怕对于成祖皇帝,也并非是一心一意。""

他话音未落,却听司徒桥冷笑道:"姚广孝对朱棣这小子自然也不是一心一意。朱棣这个王八蛋,阴狠狡诈,为人歹毒,害死的人何止百万?姚广孝是何等人物,自然对朱棣也要留一手。""

成祖皇帝在民间的风评并不好,只不过自从成祖登基以来,锦衣卫、东厂监视百官和平民,动辄将人抓到诏狱严刑拷打,杀人无算,吓得官员百姓战战兢兢,生怕祸从口出,是以对于这位成祖皇帝来说,百姓最多只是腹诽,从来没有人像司徒桥这般张口大骂。厉秋风心下暗想:"每次提到成祖皇帝,这位司徒先生都会破口大骂,倒似与成祖皇帝有深仇大恨一般。""

司徒桥说完之后,背着双手看着眼前的寺门,口中说道:"民间将寺院的大门称为山门,用的是大山的山,其实这是谬传。正确来说应是三个的三字。这是因为寺院大门分为三处门户,中间的大门最大,称为无相门。无相在梵语中是出家之意,无相门的意思就是脱离色身肉体遁入空门,是以只有剃度出家的僧人才可以走无相门。左边的门叫空门,空门意味着一切皆空,无谓无求的。右边的门叫无作门,就是做人不得心思太多,要心静如水。方外之人到了寺门之前,应从左边的空门进寺,从右边的无作门离开。咱们面前这座寺门便是一座三门,各位想想,咱们应该从哪道门户进寺呢?""

众人听他侃侃而谈,都是大感稀奇。慕容丹砚笑道:"原来是这样呀。我可一直以为三门的三字用的是大山的山。司徒先生,你真是见多识广,名不虚传。""

司徒桥听她称赞自己,颇为得意,笑道:"算你小子有眼力。你说说看,咱们要从哪座门进寺?""

慕容丹砚一怔,看了看寺门,道:"既然你说方外之人要左进右出,咱们自然也要从左边的空门进寺。""

她一边说一边指着左侧的寺门说道。司徒桥嘿嘿一笑,道:"若是真如你所说,姚广孝可就太笨了些。""

他说完之后,对众人说道:"大伙儿以为从哪座门进寺比较妥当?""

群豪见慕容丹砚不知天高地厚,贸然张口回答,结果被司徒桥冷嘲热讽了一通。各帮派帮主、掌门人自重身份,不想自取其辱,是以都是默然不语。司徒桥见众人都不说话,却将目光转到了厉秋风脸上,口中说道:"你这人颇有见识,不妨说说看,咱们要从哪座门进入寺院?""

厉秋风看了看寺门,摇头说道:"我不知道。""

司徒桥正想出言讥讽两句,蓦然间看到厉秋风右手紧握着绣春刀,心下一凛,将已到了嘴边的几句话硬生生的咽了回去。百镀一下"一刀倾情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