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都市生活>末法之妖孽符神>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891章 王品天器到手

作者:浮沉 所属:都市生活 书名:末法之妖孽符神 直达底部↓
(←快捷键) < <上一章< a>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这一次方堃购入的‘时间秘石'也就三十丈方圆的一块吧,一离开‘万宝楼',他就立即把自己的时间法则打入这个空间晶球世界之中,融合吸收所有秘石中的秘力。

只有‘时间法则'可以象海绵吸水一样把秘石中秘蕴的时间秘力抽干吸尽,根本不需要炼化秘石。

而失去了时间秘力的秘石也就变成一般的奇石。

肯定是一种独特的奇石,否则也储存不了时间秘力。

这些奇石也不易寻找,所以方堃没有丢掉它,自己躯体每一粒骨骸分子都是一个独立空间,随便都可以储物。

虽说这次获得的时间秘力只有方堃全盛时的千分之一,但已经激活了他的‘时间法则'应运,离开了枯竭状态,所以方堃的实力也顿时就恢复到了全盛时的状态,比之前的实力要强悍百倍都不止呢。

眼下他还不能应运太强的时间秘技,但象‘速时如音'一瞬万年的初级时间秘技还是可以催祭出来的。

不过这个级别的时光加速,对于大的修行来说也不存在多大意义了,真正的秘技修行动辄上亿年,才能达到小成地步,那就是一万个‘一瞬万年',以方堃现在的时间秘力积蓄来看,怎么可能发动一万次‘一瞬万年'呢?

千分之一的秘力,也就是他秘力见底的一个状态吧,根本不能动用较为消耗秘力的秘技,但是只要保持这个见底儿的状态,他就隔绝了‘枯竭',不会使修为暴跌。

而且关键时刻能发动催祭一次绝境逃逸的大秘技。

当然,大秘技太消耗秘力,千分之一的秘力不足以使他发挥出大秘技十成的威能,但只有祭施出来,哪怕只有三成威能,他就可能逃出生天。

在祭施初级变时间秘技时,这点秘力还是可以撑几次的,比如‘一瞬万年'这样的秘技祭施一百次没问题。

总之,这次时间秘力的收购,让方堃摆脱了秘力枯竭的坑爹状态,这就是最大的收获了。

对于他即将进行的‘坑杀道王'的大计划是有帮助的,至少他可以贯通‘生命长河'这个最强保障了。

再加上白棠这尊至巅道王的神秘底牌准备,只要不是古雷道王亲临,那个鬼廷的‘噬灵道王'就必然完蛋。

‘古雷道王'是上元级的道王,修为在6-7个纪之间的,白棠是本元级道王的至巅,也就是5个纪多的修为,不是古雷道王的对手,而且这是‘跨元'的差距,非同小可,而同在一个‘元'内,差距就不会太大。

本元至巅和上元初境,虽只是一个纪的差距,但是跨元这个槛儿巨大,因其修行的法则不同,这是本元法则和上元法则的差距,不是一个或两个‘纪'的修为差距。

修为上的差距只是小槛儿,法则上的差距就是天堑。

所以说,这次只要不把古雷道王‘坑'来,那十有八九是能把那个‘噬灵道王'摆平的,否则就凶多吉少。

凡事都要做最坏的打算,不能存在侥幸心理,不然的话是要付出巨大惨重代价的,在上元级道王面前,是不可能存在侥幸的,所以一定要做全面的准备。

至于方堃说炼器之类的话,只是向万宝楼表达自己有这方面的意向,他们给出一个拍卖单子,自己看看有没有自己需要的奇珍,这些事并不重要。

比起挖出大坑准备暗算‘道王'这事来说就不算什么了,眼下的头等大事就是把这个大坑填好喽。

事关‘天武道王'的复出,是否能粉碎古雷道王的阴谋,都看这一次的准备了,一但失败,赔进去的就不止是天武道王了,方堃和白棠都可能搭进去。

一念及此,方堃身化微尘之芒,消失于天地之间。

说句不夸张的话,方堃要走,就算是道王出手都很难留下他,而且无从追踪他的丝毫痕迹,这是他终极变空间秘技‘无漏生光'的奇绝优势,非常之厉害。

---

"咦……此子居然在我神念范围内消失无踪?""

万宝道王都为之一震,之前被白棠狂妄的口气怼的很不爽,他纵横天世亿亿万年,可不曾这么失过脸子,哪怕是造化天廷的巨头道王们与他说话也十分客气。

若不是为了王品天星凝元,他真有可能和白棠这神秘的道王的切磋一番,杀杀她的锐气,试试她的实力。

在他的记忆中,造化天世好象没有自己不认识的女道王了,方堃背后这尊道王十分陌生,但实力却超凡,甚至不在自己之下,几乎可能断定是本元级道王的巅峰境。

如此说来,她就不是新晋升的那个‘禅莲道王',新晋升的禅莲道王怎么可能一举达到本元至巅境呢?

可她又是哪一尊隐世不出的道王?还是女的,之前没有听说过啊?这一点令万宝道王百思不得其解。

刚刚方堃的神秘‘消失',又叫万宝道王对他有了新的认识,此子身怀何种秘技?居然能逃逸出道王的神念追踪,摆脱的丝这神秘的道王不留痕迹,此子,厉害了。

"师尊,这个方堃,身上必然还有不少王品天星凝元晶龙,他不可能全卖给我们,这东西一但放出去,任何一个大宗的实力都要暴涨,据我们估测,一条王品天星凝元晶龙可以培养十万凝元境晋升二阶化炁,十万啊,这搁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我们获得了75条,就是750万凝元境弟子要成长为二阶的化炁境,而且能借此打下雄厚的良基,为以后的晋升铺垫更强优势,天要兴我万宝门。""

"豪级的宗门,哪一宗都有上亿甚至几亿的弟子,但真正的造化境弟子却只占20%的份子,下三阶的又占15%,我们万宝一宗也算大豪宗,也就4亿多弟子,其中8000万是造化级的弟子,而下三阶的就达6000万之多,其中初阶凝元境的又高达95%以上,只有300万是二阶以上的弟子,化炁境的又占三百万中的95%以上,余下的15万有10万是三阶玄阳境,中三阶的只有可怜的5万左右,而四阶通神境的就占了5万中的九成,五阶万法境的又占了剩余一成5000人的九成,六阶天鼎境也不过500位左右……而这75条天星凝元王品晶友,就能为我们培养750万二阶化炁境的弟子,怎么换都值啊,虽说时间秘石异常珍贵,但这次买卖我们做的不赔,赚到的是无可比拟的宗门实力。""

二阶弟子门人,突然翻增两倍多,直接破1000万,这对万宝门来说,简直是个不可想象的巨大收获,这也是万宝道王肯舍掉那块巨型时间秘石的主要原因。

虽说那块时间秘石真是造化天世绝对罕见的一块,但它能换来750万二阶化炁境弟子,使得万宝一宗实力暴涨的吓人,这就是最大的收获,要知道培养750万二阶化炁境那得付出多少修资?多少岁月?多少人力精力啊?

"师尊,那天武宗怕也要实力暴涨吧?""

"那是必然的,此子被天武道王指定做金绝铭的道侣,他定然会全力培养金绝铭的金氏,天武宗内乱可能要起,只是可能,羽氏一直以来就是宗主系,突然被排除在外,他们不闹腾才怪,就看此子和金绝铭的手段了。""

"师尊,那金绝铭有几成把握晋升道王?""

"哈哈……"万宝道王不由笑了,"晋升道王?这个就不用想了,天武宗最有可能晋升道王的是前任宗主羽玄真,此女的天赋又或修为都比金绝铭要高出许多,但她也没有一成晋升道王的可能,这个纪元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她不可能在这一纪元修成道王的,但下个纪元她行。""

"师尊,那我……""

"元孝啊,你的资质天赋并不逊色给那羽玄真,比金绝铭要强的多,你本身就是‘造化异体'之天赋,修成道王是迟早的事,但这个纪元你就不要想了,""

铁元孝对万宝道王的话是深信不疑的,他是万宝道王众多弟子中最出色之一,本身更拥有造化天赋异体,修成道王是必然,但他的积蓄不够,对大道之王的奥义参悟也远远不够,这方面谁也帮不到他,除非他能获得道王至躯本源的一部分炼融进自己本源之中,那就可以了。

但是获得‘道王至躯本源'和修成道王的难度也差不多,甚至还要更难,所以这条路是没谁去选择的。

开什么玩笑?‘道王至躯本源'是那么容易获得的?古雷道王和噬灵道王都把天武道王至躯封印在‘葬神鬼棺'之中了,也没有获得‘道王至躯本源',只一个炼化难题就把他们全部难倒了。

失去魂灵的‘道王至躯'进入‘道僵'状态,它积天地宇宙间亿亿兆数的奇珍异宝才堆积凝炼而成,又岂是能轻易被炼化融淬开的?即使有王品级的炼鼎炼具也要炼化不知多少个‘亿'年。

所以从这一点来说,自己修行去晋升道王,远比获得道王至躯本源去炼化来的容易,因为你炼化不了。

只有掌握了更强大的时间法则秘技的强大存在才敢打道王至躯本源的主意,起码他们有炼化上的优势。

炼化上的最大优势是什么?就是加速时光的流逝。

王品级以上的炼鼎炼具,加速时光流逝的时间秘技和奇绝的炼焰,这些综合在一起就是炼化上的最大优势。

谁拥有这样的优势呢?

当世之上大约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我们的主角方堃。

---

眼下方堃还有一件迫切的事要做。

那就是白棠出其不意封印了佛廷的一尊王品天器,大秘佛母的本命法器‘秘佛印',这就等于是一尊道王。

而且是已经在‘坑'里的道王了。

收到白棠的传讯,方堃直接就返回了自己的本命法器之一‘魔灵宫阙'之中,这件法器也是他本命法器了,但做为残缺的王品天器,它是不会影响方堃晋升的,影响方堃晋升道王的是另三件,阴阳轮,五行塔,戮天神印。

至于‘万殿紫枢宫'就更不用说了,那至少都是一件王品天器,甚至还有更高,因为方堃现在祭炼不了它,根本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品质的大法器。

他必须修成道王才能真正的祭炼那件宝贝。

而‘魔灵宫阙'无疑是方堃现在最强大的一件法器,哪怕它是残缺的,但也是残缺的王品天器啊。

他要万宝楼的拍卖清单,就是想看看有没有自己想要的奇珍异宝,他就是想补全这件‘魔灵宫阙'。

这种大法器一但有了残缺,哪怕是一点,也不可能发挥百分之百的威能了,最多只能发挥百分之一的威效。

受创或重创都可以,唯独不能残缺,这非常重要,因为一但残缺,它的大道法则就不全了,威能自然暴跌。

补全了‘魔灵宫阙',方堃就等于拥有了一尊道王贴身保护一样,那是何等的强横呢?不敢想象啊。

但是他知道,要补全这‘魔灵宫阙'不比晋升道王更容易,甚至还要更难,因为材料太难找了,几乎绝迹。

白棠将‘秘佛印'的事传递给方堃,好叫他知道眼下最重要的事也许不是坑杀噬灵道王,而是先解决秘佛印,因为白棠要发动全部空间秘力不断的施展两大终级变空技封镇‘秘佛印',她都腾不出手做其它的事了。

对于方堃他们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坏事,反而是大喜事啊,一尊王品天器,相当于道王的存在,被他们封锁在终极变空间世界之中,这么大的便宜,不捡才傻叉了。

方堃一出现在白棠身边,立即就牵了她的手,大吼一声,"一箭透阴阳!"瞬间就贯通了‘生命长河'。

不过代价也是奇巨的,他刚刚吸收的才见底儿的时间秘力再一次面临枯竭了,你妹啊,又要枯竭?

半点不省心,就这么折腾你,不过想想,一尊道王的收获,也是值啊,枯就枯了吧,我艹尼亲妹的。

---

啵!

冥法真空破开。

啵啵!

万幻叠空破开!

呃,什么情况?‘秘佛印'一怔之后,惊喜的发现自己不是白折腾,生生将禅莲道王布下的两大终极变空技制造的世界给破了,定然是她空间秘力不及自己雄厚呀。

他没一丝犹豫,荡破残余,就恢复了‘自由';

不过下一刻,他的整个灵魂都开始颤抖了。

眼前是一道天碑,高高的耸入无尽虚空看不见顶的碑,宏阔的遮住了眼前的世界,入眼就是碑界……

这是……

浓郁的生命气息在这个世界沸腾、澎湃、汹涌;

那巨碑衍生的吞噬漩涡同心圆一般荡开,一圈一圈将这个世界波及,不留一丝一毫的余地。

强大的吞天噬地的神秘力量,揪扯着秘佛印的灵魂。

巨大的秘佛印悬在空际,但和那巨碑相较有如微尘,简直不是一个级别上的对比,羞愧到死的那种啊。

"啊,这是、是‘镇魂碑',我怎么会在这啊……""

最后一个字,是秘佛印‘哭'出来的,音调儿都走他七姥姥家去了,那漩涡中鬼哭神嗥的各声摄魂之音,尤其叫秘佛印器灵战栗、颤抖。

"啊,又来一个同伴儿,快进来陪陪我吧,""

"好寂寞啊,还是陪我吧,只是个小小王品器灵,不过也能解解闷儿……""

"……""

这都什么强大的存在啊?

小小王品器灵?

秘佛印已经呆滞了,傻‘逼'了。

他的神魂正被神妙的噬魂之力从他本源中剥离出来,一缕一缕的吞噬进那巨碑噬魂漩涡之中去。

无可抗御,不能抗御,只能被动的接受噬魂的命运。

"不,不,不要啊……饶了我吧,我是王品天器啊,我修成王品,历尽亿万磨难,不要镇噬我啊,呜……""

秘佛印嗥哭起来,根本不顾什么王品不王品的形象了,生死就在这一瞬间,形象啊尊严啊都算什么?

能活着才有形象,才有尊严,才有一切。

死寂到来了,还要形象?还要尊严?有用吗?后世会传颂你‘死'的伟大?还是会鄙视你死的窝囊?

在修行之世,谁又会在乎后世怎么看啊?道祖死了都没谁挂记,何况你一件王品器灵?你算根毛啊?

活着的,你还算件‘东西'。

死了的,你连狗屁也不是啊。

"大秘佛母,救我啊……""

这秘佛印已经口不择言了,居然喊‘大秘佛母'来救他?在镇魂碑的面前,大秘佛母又算个什么呢?

就算来十尊一百尊大秘佛母,也不会改变他的命运。

世间一切生灵的命运都掌握在‘生命长河镇魂碑'的碑中,这里是生命的起点,也是生命的终点!

除了镇魂碑的主人可以掌握和颠覆命运,谁也不行。

嗥哭中的‘秘佛印'终于看到了那边还站着两个人,白棠和一个奇雄英挺的男子,他们只是默默注视着它。

"禅莲道王,是你,是你害我的,啊……救救我,禅莲道王,我从此之后归附于你,你救我啊,救救我。""

秘佛印仿佛明白了什么,歇斯底里的大叫着。

这可能是它最后的机会了。

白棠淡淡的道:"我给过你机会,你拒绝了。""

"不不不,我并知道你这么强大,我……""

"是的,所以你还想杀掉我?从你对我起杀心的那一刻,你的宿命轨迹就注定了你此时面对的这个结果,要怪只能怪你自己眼瞎,在镇魂碑中重新修练你的眼吧。""

进去就‘死'透了,我还修练个屁啊我?

他也知道,自己的一切的一切,都要留给白棠做嫁衣了,亿亿兆年的修行,亿亿兆的积蓄,统统便宜别人了,他实在是不甘心啊,太不甘心了。

"你不救我,你不救我,你要后悔的,我要自爆,我要自爆的本体,秘佛之印,给我本源大爆……""

"嘿嘿,无知啊,你还能再无知点吗?在镇魂碑面前自爆本源?你以为你是谁啊?吹的好牛‘逼',你倒是爆一个给我看看?来来来,爆一个……""

方堃无比不屑的嘲讽着‘秘佛印'。

秘佛印器灵的神魂已经被揪出了‘秘佛印'本体,在虚空之中凝成一道扭曲狰狞的人形,神魂也是一团元气,因意志而凝聚的一团元气,所以它是‘人形'的。

但这个人形被噬魂漩涡奇巨的噬力揪扯的好象橡皮筋线一样,细微处有如头发一丝,却坚韧的不会崩断。

最后一丝神魂被强行扯出秘佛大印本体,那秘佛印就如死物一样,静静浮悬在虚空长河之上不动了。

哪怕它原本还隐藏着‘大秘佛母'的意志,这一刻也要被镇魂碑的噬魂神力清洗的一干二净,不留残痕。

在亿亿兆重的次元秘界时空之外的某处,大秘佛母浑体一个震荡,修为突然暴跌,本命法器‘秘佛大印'与她的微妙联系就彻底不存在了。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啊?不会的……""

大秘佛母狂吼着,修为暴跌了一大半,致使她从半步道祖的高度,直跌至道皇巅峰境,把她从巅峰到盈满的修为全部跌光,就这一段的修行积蓄,相当于从道皇之初至巅峰啊,这个损失大的,她都想立即就自尽算了。

为什么?

这是为什么?我的本命法器‘秘佛大印'遭遇了什么样的强敌?就算是九阶道祖也不能生生将一尊半步道祖的本命法器给剥离了啊,而我居然没有一丝反抗能力?

这是什么强大的存在?世间有这么强大的存在吗?

这一刻,大秘佛母的心中涌出难以压制的恐惧感受,按说修为到了她这种高度,就不可能产生这种恐惧。

她完全想不到,是什么强大的存在能剥离她的意志,甚至她都感应不到这事发生在哪里?

哪怕在亿亿兆数相隔的遥远时间,自己去到意志所寄之处是可以距越一切空间和时间的,因为自己和自己的意志之间是没有距离的,那就是一种‘醒觉'。

但是秘佛印中深藏的自己意志被剥离时,完全隔绝了自己的醒觉,或是说压制了自己的醒觉,不允许自己的意志醒觉,这究竟是什么力量?才有如此之吓人威能?

她深深知道,就算是九阶道祖出手,也要给自己挣扎一下的余地,哪怕那挣扎是徒劳的,但至少自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遭了哪一位大能的毒手。

可是现在,自己什么也不知道,就被‘暗算'了?

是九阶道祖至巅?道祖之祖?

大约只有‘道祖之祖'能办到这一点吧?

秘佛印器灵还大叫着想让大秘佛母救他,结果远在亿亿兆数次元秘界之外的大秘佛母都因为痛失本命法器而致使修为了一大半,从盈满的半步道祖跌至道皇巅峰,可不就是跌了将近一大半吗?

就巅峰到盈满这一小境界,实力绝对是要翻倍的。

跌了一个小境界,她就等于弱了一半都不止。

对大秘佛母来说,这可真是无妄之灾。

在造化天世来说,这种不幸的事发生在一尊道皇的身上是不可想象的,这得多么‘幸运'才能遇上啊?

这也是宿命缘法注定的,谁让你遇上方堃了呢?

遇上方堃的人真不少,可大部分都是精进提升境界和修为的,命不好的也会死,但概率一半一半嘛。

方堃又不是扫帚星,谁遇谁倒霉,明显不是这样的。

当然,你要是和方堃做对呢,那他就是你扫帚星了,这一点在无数次的前情里已经验证,无一遗漏。

嗖!

秘佛印神魂脱离了秘佛印本体的‘保护',挣扎就弱了千百倍,一下就被噬魂漩涡吞噬了起来。

生命长河之上还回荡着它的惨叫。

但一切已经结束了。

王品天器到手!百镀一下"末法之妖孽符神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